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明王冠

第五百零七章 保护朱瞻基

大明王冠 何时秋风悲画扇 4802 2020-08-10 07:29

  

   是以当朱棣走后,洪继来三人围着黄昏,一时之间热情的拉着黄昏的手,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三人之中,军器监监正和监丞都是书香世家出身,洪继来是寒门之后。

  所以对于火器方面的事情,洪继来尤其擅长。

  而那两位适合管理。

  黄昏有些不适应这三位的热络,挣脱手,笑道:“我可没龙阳之好。”

  洪继来三人尴尬的笑了起来。

  黄昏知道人心难测,比如此刻给了他们三人希望,如果朱棣不愿意改革军器监,他们失望失落之下有可能会怨恨自己,于是缓缓重新落座,“有些话说在前面,军器监能否撤监设院,还得看陛下的意愿以及朝臣的阻力大不大,我估摸着这事没个三两月落实不下来,所以三位先别声张,也别抱太大期望,此事成了,自是好事,此事若是不成,也不用失望,做好本职,但问初心即可。”

  监正和监丞看了一眼洪继来。

  洪继来和黄昏关系亲近,闻言爽朗大笑,“哈哈哈,这是自然,我等也不是初入仕途的新人了,只是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而已,先前失态,还请黄指挥海涵。”

  黄昏挥挥手,示意三人落座。

  大家的官职其实差不多,不过黄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他来军器监,洪继来的态度都很谦恭,监正监丞也一样,搞得他像是来视察工作的。

  喝了口茶。

  今天和洪继来等人商讨了一天,嗓子都冒烟了,咳嗽一声道:“还有个事想和三位提前打个招呼,如果军器监真的撤监设院了,少不了要在民间大肆采购物资,不巧,我的时代商行到时候可能会涉猎到一些行业,三位到时候还请多给一些方便。”

  这是明目张胆的走关系了。

  洪继来三人愣住。

  暗想难道黄昏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力主陛下将军器监撤监设院的?

  转念一想,不可能。

  黄昏的时代商行如今人尽皆知,日进斗金,他要赚钱根本不差这点渠道,甚至于根本不需要和自己三人打招呼,直接找陛下恩准就可以。

  这也许是黄昏想通过他个人的能力,掌控好军器监的物资质量、数量。

  只怕这事黄昏还有后手。

  这么一想,三人豁然开朗,顺水推舟锦上添花的事情,谁不乐意。

  于是满口允诺。

  他们确实猜对了。

  黄昏的初衷之一,确实是利用时代商行保证军器监这边物资的正常性,不会出现以次充好,以劣充量的情况。

  还有个初衷,他是要把时代商行打造成东印度公司的。

  那么军火这个行业必须涉猎。

  也就是说,他的计划之中,时代商行也会设立军火部,成为军器监的外包公司,只有这样,才能复制大英帝国东印度公司日不落的传奇。

  现在只是给这三人打个预防针。

  下一步他会去找朱棣去商量这个问题――这种事当得天子支持。

  要不然等同于谋反!

  你一个商行都在批量生产火器,万一你招点士卒死士,岂非就有了造反的条件,作为天子能容忍你如此胡来?

  所以必须得到朱棣的认同。

  第三个嘛――国家的钱不赚白不赚,做生意的都知道,国家企业的招标项目,利润最大。

  从军器监出来,已是月上柳梢头。

  许吟等在外面,他这段日子一直在帮他义兄做事,说好听点是江湖义气,说难听点就是有那么点官匪勾结的意思。

  不过许吟知道轻重。

  而他那位义兄也懂,所以请许吟做的事绝对不违规乱纪,尽管许吟现在没有官,但他们都确信,跟着黄昏,肯定有官,而且会是沙场将军。

  黄昏一直知道,许吟想重返沙场。

  出乎意料的,除了许吟外,竟然还有一个人,于彦良。

  于彦良现在是南镇抚司指挥。

  赛哈智是锦衣卫指挥佥事,主要负责南镇抚司,南镇抚司镇抚使的刘明风,现在这三个人成了南镇抚司的三巨头。

  黄昏哈哈一笑,乐了,“哟,这不是于彦良指挥么,高升了这么久,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于彦良:“……”

  他是个感恩的人。

  没有黄昏,也就没有他的今日。

  态度虔诚的道:“南镇抚司那边接到消息了,应天的大部分北镇抚司缇骑明日就要去往北方,全境侦缉、捉拿漠北的细作和谍子,此事极其重要,陛下的意思,北镇抚司办此事不须经南镇抚司的监督,所以我担心纪纲会趁这个机会对你不利,我已经找刘明风镇抚使说过,欲率领二十个南镇抚司的精锐缇骑去往北方,扮做你的护院,他也同意了。”

  刘明风也是个妙人儿。

  不知道怎么回事,刘明风就是看纪纲那一群人不顺眼,和赛哈智、黄昏、于彦良等人能尿到一个壶里,这种时候,丝毫不怕弹劾的公器私用。

  黄昏摇头笑乐,“不用,此去北方,春节后就会回来,且我有人保护。”

  压低声音,“给你们个任务。”

  于彦良见黄昏如此认真,心头一颤,怕是个难差事。

  果然,黄昏一句话吓得于彦良心惊胆战,“你们南镇抚司虽然不负责皇城护卫,不过你们可以监控北镇抚司,也有很好的眼线耳目,从现在开始,你们的首要任务,是监视整个应天一切关于太子朱高炽和皇孙朱瞻基的消息,若有人对他们不利,先斩后奏,陛下那边有怒火,我来帮你摆平!”

  前几日黄昏想明白一个道理。

  仁宣之治,说到底最重要的还是明宣宗朱瞻基,没有朱瞻基就不会有明仁宗朱高炽,所以朱瞻基不能出一点意外。

  这一点历史上的朱高燧和朱高煦没想到。

  但现在的大明是被自己蝴蝶翅膀扇动了的,鬼知道他俩会不会想明白这一点,所以必须要未雨绸缪,避免朱瞻基早夭。

  只要朱瞻基活着,“好太孙”的事情就会再次上演。

  于彦良小声问道:“难道您听到什么风声,有人要对太孙不利?”

  黄昏摇头,“没有,提前准备而已,有备无患。”

  于彦良沉默良久,“南镇抚司触及不到皇城之内,而东宫就在皇城里,这事我们不好操作,不过你既然交代了,我回去就早刘明风镇抚使和赛哈智佥事商讨此事,务必保证太孙和太子的安危。”

  黄昏颔首,“尤其太孙。”

  太子朱高炽不重要,他反正登基只有一年,就算是薨了,等朱棣驾崩,朱瞻基也可以顺利接棒――这不是黄昏冷血无情。

  实在是现在只有这么大的能力。

  另一点,他相信朱高炽。

  朱高炽太子生涯唯唯诺诺,最终还是捱到了登基,岂是他外表表现出来的那种人,朱高炽此人绝对深藏不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