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明王冠

第三百四十八章 勿谓言之不预也

大明王冠 何时秋风悲画扇 4526 2020-05-22 14:40

  

   大殿之中,胡汉苍父子对视一眼,在彼此眼中都看到了失望,做梦也没想到,陈天平竟然真的逃了出去,而且活着到了大明。

  那么……杀使团已经无足轻重了,只会引来朱棣的雷霆震怒。

  胡一元挥挥手,“吾儿别急,此事并非不可弥补,不过当下还是不宜再动手了,接见使团罢,我们还有大量的时间来筹划后面的布局。”

  于是箭雨停了。

  黄昏没有庆幸,他只是冷漠的看了一眼大殿内,隐约可见里面坐着的两个黄袍身影,强行将心中的杀意压下去,对娑秋娜道:“清点伤亡。”

  劫后余生的钟量抹去额头冷汗,无惧殿前的大量安南守卫,拿着陛下的手诏和国书,径直前行,进入大殿宣诏。

  殿内传来了胡汉苍父子的声音:“臣听旨。”

  安南之王。

  亦是大明之臣,以臣自称。

  娑秋娜仔细检查了回来,低声道:“还好,箭雨持续时间不长,大家或多或少都受了伤,不过都无大碍,休养些时日即可恢复如初。”

  黄昏颔首,看向站在一旁,满脸冷汗,正在拔出手掌心箭羽的乌尔莎,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胡汉苍父子死定了!

  他俩绝对不可能活着被押送回大明的京畿。

  我黄昏说的!

  感受到黄昏的目光,乌尔莎抬头看了一眼,没吱声,手上猛然发力,将切断了尾部的箭雨,从箭头位置处拔出,顿时闷哼一声,痛得浑身失去力气,跌坐在地。

  黄昏轻叹一声,“大家就地包扎伤势。”

  说完也走入大殿。

  娑秋娜没去,她站在那里,看了一眼其他女子,最后目光落在乌尔莎身上,挨着乌尔莎坐下,用只有她俩才能听见的声音轻声道:“他喜欢你吗?”

  为了黄昏徒手接箭,作为女人,娑秋娜哪能理解不出这里面的意味,先前乌尔莎那刹那的犹豫,娑秋娜就看在眼里。

  她帮娑秋娜挡箭,是用匕首。

  帮黄昏挡箭,却用的更为稳妥的手――谁轻谁重,在危机时刻的本能反应中,一目了然。

  乌尔莎喜大官人!

  乌尔莎低头不敢说话。

  娑秋娜又问道:“上床了吗。”

  她近些日子贴身保护黄昏,若是乌尔莎的心沉沦到黄昏身上,以西域女子敢爱敢恨的作风,乌尔莎肯定会很主动。

  只要乌尔莎主动,黄昏就算是铁石心肠,也得沦陷。

  所以……

  乌尔莎和黄昏之间很可能已经有了床笫之欢。

  乌尔莎嗫嚅了几句,最终默默摇头。

  没有。

  从被选择成为娑秋娜死士的那一天开始到如今,这是乌尔莎第一次骗娑秋娜。

  娑秋娜盯着乌尔莎看了许久。

  罢了,不管乌尔莎有没有和黄昏滚床单,结果都一样,反正像大官人这样的人,你绝对不要奢望靠一个女子把他掌控。

  实际上娑秋娜心知肚明,对于大明的上层建筑,希望用女人来控制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些上层建筑的老爷们,没人会缺女人。

  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或是不愿意面对现实而保有的一丝幻想、

  人呐,有时候就是不想认命。

  娑秋娜心中隐然觉得有些难受,为乌尔莎不值……

  大殿之中,胡汉苍已经接过朱棣手诏,手诏的内容,其实就是历史上1403年的那封圣谕,只不过因为靖难余晖而被延后了一年,手诏内容比较书面,翻译成白话文就是,朱棣说你们父子先把侵占的广西思明府禄州、西平州、永平寨之地赶紧给老子还回来,还有你们屡屡出兵侵占占城,古有明戒,为非作恶必受其祸,过去的事且不追究,但要再这么干,别怪老子不客气。

  胡汉苍接过手诏后,回到王位上坐下仔细看了一遍,确定无误,才用安南语道:“自今以往,谨当息兵安民,以仰副圣训。”

  这意思是说看在您的面子上,我收手不打占城了。

  黄昏听不懂,钟量于是给他翻译了一遍,黄昏看着大殿上坐着的胡汉苍父子两人,又看了看殿左右林立的卫士,示意钟量把国书拿出来。

  这个时候不能怂。

  钟量拿出国书――其实送递国书这些东西应该是有仪式的,只不过当下局势复杂,也就没在意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了。

  将国书献上,“今有我大明国书一封,请。”

  于是胡一元和胡汉苍两父子又请了国书,看到里面的内容,心里都在打鼓,内容也很简单,说陈天平和陈朝旧臣裴伯已经到了大明京畿,大明天子也已经知道你们父子篡国的真相,帮你们欺骗大明的使臣杨渤也将受到重罚,你父子俩是陪臣,却多次篡弑,夺了政权自我拥有,罪恶滔天,你这是在自取灭亡,你父子俩要是识趣,就赶紧把这事处理了,最好是把政权还给陈朝后人,要是不听,那就休要怪我大明刀锋无情。

  其实就是照抄永乐三年朱棣发到安南的诏书。

  只不过最后一句,是落地如惊雷的告诫之语:勿谓言之不预也。

  这很传统,也很中华。

  这封伪造的国书是黄观执笔,内容是黄昏拟定,然后黄观和高贤宁查漏补缺,至于最后一句,让那两位大才很是惊艳了好久。

  因为他俩没听过这一句。

  但又不得不否认,这一句简直是神来之笔,简单几个字,就将大明天朝上国的霸气睥露无遗,那种给你机会你不中用,然后老子说要打你就打你的霸气,跃然纸上。

  关键还展示了大明的气度。

  给你留了机会的,你自己不珍惜,就别怪我言之不预。

  端的是妙。

  别说,看到这句很好理解意思的话后,胡汉苍父子心里都是一个咯噔,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大明君王那威武霸气的天子形象。

  虽然胡汉苍父子已经打定心思,不要怂就是干。

  但确实不敢明目长大的怼大明,看到这封国书更是做贼心虚,胡汉苍当即表示,说会修国书请罪于大明,关于如何处置后事,还请使臣给他时间,要和父亲、朝臣好好商议一番。

  黄昏心中松了口气。

  胡汉苍父子现在还不敢和大明撕破脸皮,那自己等人算是度过了这一次难关,面无表情强硬的道:“还请早日写下国书,我等好回禀我大明君王,须知大明雄师已陈兵关系边境,若是迟迟没有回信,只怕我大明君王不耐,一声令下,则贵国难逃山河涂炭的惨剧。”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