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第814章 大结局(中)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叶阳岚 10229 2020-08-01 12:06

  

   彼时那里隔着三条街之外都已经被堵的水泄不通,人山人海,萧昀这得亏是有御林军开道,这才能进来。

  而周畅源既然将事情公然闹大了,胡天明也不是脑袋糊涂的,知道硬捂反而有欲盖弥彰之嫌,便干脆公事公办的将周畅源让到了堂上,允他告状。

  虽然他没能及时压住消息把事情解决掉,事后有可能被萧昀追究办事不利之罪,但至少局面他是给稳住了。

  至于这事情最后究竟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

  这他就管不了了。

  左右就看萧昀会怎么处理了。

  “陛下。”胡天明从衙门里迎出来,带着一众的百姓衙役跪迎天子圣驾。

  萧昀虽然一早就有何师爷给他通风报信说衙门被围观百姓给围了,但是亲眼所见之后还是免不了生了一肚子气。

  不过两世历练,他如今倒也不是那么容易失控的,百姓偷偷抬眸来看,看到的就只是一张少年天子威严十足的俊脸。

  “都起来吧。”萧昀大步走过胡天明身边,开口的语气有些冷淡也有些散漫,乍一听又仿佛是句调侃:“胡爱卿也是越来越精干了,连我皇家的卷宗如今竟也摆到了你这衙门的案桌上。”

  话就这么一句。

  他虽是没个明确的指向,胡天明也是混迹官场多年的老油条了,自是一下子就品出了他这言语之间的不悦之意,背上迅速爬上一层汗来,就连腿都有点发软。

  可是大庭广众,他既不敢解释求情也不敢请罪,那样只会把事情闹的更难看,于是就只撑着膝盖咬牙爬起来。

  “大人。”何师爷从帝王仪仗的后方挤过来,伸手来扶他,脸上也是一副凝重又担忧的神色。

  胡天明隐晦的冲他摇摇头,暗示他没大妨碍,又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周畅源在人前倒是给萧昀面子的,在里面堂上已经跪着了。

  萧昀从他身侧径直走过去,明黄袍角从他眼前一晃而过。

  周畅源原是低着头的,并没有看见萧昀现在的样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一片衣角轻飘飘的从眼前一划走,他却已然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充斥着朝气和力量的,只有少年人才有的意气风发。

  精神一瞬间就恍惚了。

  他目光瞥见自己已经布满青筋和皱纹的手,竟有种恍然如梦的错觉――

  曾几何时,他也是这京城里鲜衣怒马肆意风流的一员,所过之处,引无数人艳羡。

  而又仿佛只是一眨眼,这一生就走到了尽头,一无所有,落魄不堪。

  而曾经的一切――

  反而成了极其不真实的旧梦一场。

  这些年里,周畅源的心里是一直充斥着不甘和愤怒的,他雄心勃勃的一直在谋划着自己的事,忙碌到甚至没时间去胡思乱想,这像是头一次,突然开始回顾自己的人生。

  而这种情绪很恼人。

  他心情更加烦乱,掐了掐手心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

  这时候萧昀已经径自走到最里面的案后弯身坐下了。

  他也没有避嫌要让胡天明继续来审理这件案子的意思,就那么大马金刀的往椅子上一坐,顺手拿起桌上惊堂木在手里把玩。

  周畅源抬头看过来。

  萧昀的唇角就扬起了一个弧度,称不上是笑容,但是这个表情一摆出来也足见他没有先入为主动怒的情绪。

  他冲周畅源挑了挑眉:“听闻你要替天下人状告朕的皇祖母和晟王萧樾的一些罪名,这个案子胡天明可没资格审,朕虽然没见过你,但往前二十年推算,咱们曾经也算是一家人,这事儿……勉强也算是家务事吧。只不过么,你身上背着连续几件要命的大案,哪怕就是讨论家务事也不能赐你座了,你便跪着说吧。”

  周畅源曝光的这件事,虽然不是针对萧昀的,但是对整个皇室而言都是天大的丑闻。

  现在萧昀却这般气定神闲的与这人对话,竟是很有点深藏不露的意思。

  周畅源也在仔细观察他的神色――

  他今天闹这一出的目的确实不简单,并不单单是为了拉下周太后,事实上就是以此为突破口想引萧樾和萧昀叔侄反目的。

  因为萧樾的存在,萧昀这个小皇帝当的不痛快,并且中间还夹了一个武昙,那么好的拿下萧樾的机会在眼前,他赌萧昀一定会顺水推舟。

  而他提前费尽心机引萧樾出京城,其实也没有要在外面下黑手的意思,因为这点自知之明周畅源还是有的,就凭着他的那么点实力和人手,他就是倾尽所有也摸不着萧樾的边。

  把萧樾先支开,其实反而是怕萧昀出手太狠,直接仗着这里是他的势力范围就立刻将萧樾弄死在这胤京之内,那么这场戏就不用往后唱了。

  说白了――

  这次周畅源的主要目的虽然是要报复萧樾,但他也同样没想过要帮萧昀。

  他要的,是这叔侄两人反目成仇,自相残杀,引发天下大乱,最好最后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最后,还是那句话――

  他既是不好过了,就要让别人都不好过,他若是要死了,那么给他陪葬的人就自然是越多越好的。

  “草民之前的确是因为一念之差而做了许多错事,但是后来身中剧毒,饱受折磨,这两年下来也醒悟不少。陛下所言极是,此等罪人,莫说是站在您面前,就是此刻跪在您的面前都是污了圣听。”周畅源道,语气居然十分的谦卑妥帖,没为自己辩解一句,他尽量撑着力气保持着一个还算端正的跪姿,以示对萧昀的尊重,说了几句话,喉咙发痒,又捂着嘴咳嗽了两声才又重新抬头看向对方,“罪人近几个月时常反思自己的过失和罪责,尤其觉得对不住先太后的在天之灵和陛下您,想着自己已是将死之人了,也想要弥补一二,所以今日才会敲鸣冤鼓告发周氏太后的私情。周氏太后不仅从待自闺中之时就与外男有私,入宫之后也不守妇道,依旧与此男子来往,并且两人珠胎暗结还生下了孽种,混淆皇室血统,同时欺瞒了天下人。周氏太后既为陛下血亲,她的这些作为伤及的就是陛下颜面。今日罪人道出此中内情,就是希望能帮陛下识得奸佞的真面目,适当挽回。”

  换个人,听到这套说辞只怕早就气到火冒三丈,并且无地自容了。

  萧昀却始终是一副不甚在意的面孔,时而低头把玩观摩手中的惊堂木,还就放任周畅源将这些污言秽语都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了。

  这时候,他才又终于抬了抬眼皮,反问:“口说无凭,有何凭证?”

  周畅源这就真有点拿不准这个少年皇帝的心思了,眼神晃了一下,随后还是稳住了,同样是不动声色的试探着问:“此事事关重大,为了公允期间,是该当堂对质的。人证物证罪人都有,只是从外人的角度来说这也终究只是我的片面之词,是该让被告二人有个解释和反驳的机会的,以免他们不服。”

  萧昀闻言就笑了:“皇祖母是朕的血亲,又是长辈,她如今年事已高,朕不忍她操劳,就不必为了这等琐事惊动她老人家了。你先说你的,待到事情有了定论之后,朕自会给这天下人一个交代。”

  这番话,却居然是明确的表明了立场,以及他对周太后的维护之意。

  周畅源心有所感――

  今天就算他人证物证齐全,能够证死了周太后的通奸之罪,萧昀只怕也会搬出孝道做说辞,尽量保全那女人的。

  最起码――

  是会保她安安稳稳的活到寿终正寝。

  周畅源恨萧樾,同时也更恨周太后,因为当初若不是周太后不肯松口成全他,他和宜华之间就不会有缘无分。

  现在意识到他不能完全扳倒了那个女人,他心里自是免不了一堵,涌出了不甘心。

  这种丑闻――

  萧昀和周太后的祖孙情分明明不该有多深的,萧昀居然在还没见人证物证的情况下就敢替那老妖妇硬抗?

  周畅源知道自己失策。

  可即便是失策――

  他这时已经赌上了全部,人在这里,已经没有再想办法加码给周太后催命的余地了……

  既然周太后这里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他也只能劝自己不要较真,转而又再僵硬的试探:“那晟王呢?”

  萧昀会对周太后有点亲情,这可以理解,但是萧樾有事,萧昀是绝对会落井下石的。

  萧昀依旧是表情淡淡的道:“晟王前几天刚接了差事,朕派他出京办事去了。”

  说着,就意有所指的瞟了眼衙门外面攒动的人头:“何况这里有朕和万千子民可以同为见证,晟王在不在场也不耽误把这事儿掰扯清楚,他若真的有罪,朕自会秉公处置。你要当面对质,就与朕对质即可。”

  这话一出口――

  整个立场就又变了……

  言下之意,就仿佛这里围观的百姓才是决裁者,而他这个皇帝却是代替涉案的亲人出面处理纷争的那个一样?

  萧昀居然会连萧樾一起维护?

  不!在这一点上,周畅源一点也没被他带偏了立场,如果萧昀真想警告他息事宁人,也不过是为了皇室的颜面,只要他递过去的这把刀足够锋利,他能斩杀了萧樾就绝对不会手软。

  只是周畅源还有他自己别的目的,就还是不死心的再度开口试探:“陛下尊敬您的皇祖母,又体恤她年迈,愿意代她出面应对此间非议,孝感动天,罪人折服。只是晟王与陛下并非一脉,他多年前就已经出宫去开府立衙自立门户了,他的事还是要他自己承担的。现在纵然他人不在京城,不能亲自到场,他不是还有妻室在么?陛下何不把晟王妃请来,他们夫妻一体,或者她会有话要代晟王澄清的呢。”

  武昙能知道什么?几十年前的旧账了,那时候武昙都还不知道投胎在哪儿呢。

  在这件事上,别说是武昙,周畅源是自信连萧樾都没办法扭转乾坤。

  他说着,便是深深地看了萧昀一眼,再蛊惑:“罪人要揭发的是一桩旧事,年代久远,晟王妃必然闻所未闻,如今晟王身世有假,晟王妃曾经堂堂的侯府贵女便等于是被他骗婚进府的,如今若要被连累……想来也是可怜的紧。陛下……真的不传她来一起听听?”

  意思很明白――

  萧樾从天之骄子天潢贵胄一夕之间沦为身世见不得人的私生子,萧昀若是惦记武昙,这就是趁火打劫的大好机会。

  他不提武昙还好,这么一说――

  萧昀心里登时升腾起一股邪火来,咬牙切齿道:“朕说了,此事由朕一人裁决。你有人证物证便呈上来,没有的话……你自己犯了什么罪自己心里清楚,也不需朕再多言处置了。”

  言辞语气之间,已然警告的意味十分明显了。

  这个人安的什么心?他萧昀不蠢。

  他是心里一直对武昙的事无法释怀也无法完全的甘心,可是――

  他想要她的目的更多的是为了弥补她,而不是为了伤害她。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武昙腹中的这个孩子怀得很是艰难,周畅源一再怂恿他拿这事儿去刺激她,安的什么心简直昭然若揭。

  周畅源是真没想到他会在这时候变脸,事情再次超出预料之后他又是狠狠一愣。

  这不对劲!

  这个萧昀到底怎么回事?他明明是应该和萧樾势不两立除之而后快并且趁火打劫不择手段的……

  这一刻周畅源才又突然意识到――

  他居然是对这个小皇帝的性情并没有拿捏住,以至于计划连续出现差错。

  但眼见着萧昀已经是要翻脸了,他也不得不抓住这最后一击的机会,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来从袖中掏出厚厚的一打纸张来呈上:“事情的经过始末,纸上皆有陈述,请陛下过目。”

  小尤子上前接走东西大致的检查了下,邢磊也跟着过目,确定东西没有什么不干净的,这才转呈给了萧昀。

  萧昀将纸张拿在手里翻动时,周畅源就也同时开口陈述:“与周氏太后有奸情的男子姓魏,名魏瞻,原是罪人祖母周宁氏胞姐的遗孤。早在近六十年前,祖母的长姐重病去世,祖母可怜自己的外甥魏瞻无处安身便将其接进京城,养在了定国公府,并且疏通关系,让他进了太学读书,准备考取功名。魏瞻在国公府十余年,他与周氏太后没差几岁,两人青梅竹马渐生情愫……”

  话到这里,公堂外面的百姓中间就已经一片哗然。

  本来大家闲着没事就爱街头巷尾的议论东家长西家短,现在这么一桩事关皇室的秘闻,还是惊天丑闻就这么曝光出来,几乎是全民沸腾,大家全都兴奋了。

  萧昀这时候心里其实也并不是没有忐忑的,他虽然相信周太后的为人不会做出这种破格的事,甚至于哪怕是她真的做了什么,以她的手腕和心性也不可能留下真凭实据给人翻……

  但女子不贞,这个罪名几乎是致命的。

  他心里烦躁了一瞬,也不由的抬头又朝公堂外面看过去。

  这时候陶任之正好火急火燎的赶了来,挤出人群,钻进公堂里。

  萧昀看见他,心里才又有了几分安定。

  陶任之途中忍不住的看了周畅源两眼,也惊讶于周畅源如今的这副模样,不过却顾不上管,径直走到萧昀身边,用手遮唇悄然在他耳畔把周太后的话转述了。

  周畅源看不见他嘴型,自然就猜不到他究竟说了什么。

  萧昀听了周太后转述他的话,心里这才算是又有了点儿底,不过面上却也是不动声色,没给周畅源看出任何的苗头来,只是不悦的冲着外面说了句:“外面的人不准喧哗,再有喧哗吵闹者就全部赶出去。”

  这事情他当然也不想晾在大庭广众之下,但是捂着处理反而惹人猜疑,这时候也真的是硬着头皮在扛了。

  百姓们自然是要当面掌握这第一手的消息的,哪个也不愿意错开热闹,要知道――

  热闹和丑闻坊间常有,但是皇家的热闹和丑闻却不常有的,错过了这次,这辈子都没机会再赶上一次这样的热闹了。

  再加上天子施压,一瞬间外面就全部安静下来,只剩下一片黑压压的人头。

  萧昀看的心烦,就移开视线,重新命令周畅源:“你继续说你的。”

  “是?”周畅源拱了拱手,不管他心里怎么怀疑和打鼓,这时候他都没有退路了,只能奋力一搏,于是就也摒弃杂念继续往下说:“罪人的祖母原是十分看重自己的这个外甥的,本想看护他长大,等他考取了功名之后就为他张罗成家,安身立命,却是万万没想到此人居然勾引表妹,先花言巧语哄骗住了周氏太后。后来魏瞻十八岁那年准备下场考试,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病症耽误了考期,错过了春闱,此人于是起了走捷径的拙劣心思,病好之后便拐带了周氏太后一起私奔了。”

  萧昀哪里知道这一茬,闻言直接都先怔住了。

  外面的百姓怕被赶出去,不敢尖叫议论,人群里却是此起彼伏一片倒抽气的声音。

  胡天明则是冷汗都下来了。

  周畅源很满意他造成的这个效果,继续往下说:“两人私奔之后罪人的祖母和祖父都大为光火,当时正好北边在打仗,祖父便请命去押运粮草,不想却意外殉职,死在了那边。周氏太后闻讯赶回家中奔丧,并且一再跟祖母保证她之前只是鬼迷心窍一时糊涂,并不曾真的与魏瞻有逾矩,当时又适逢宫中要为太子选妃,她不知道是因何起了心思,又说服祖母送她的八字小像进宫参选,并且居然真的被选中了,嫁入了东宫。罪人的祖母疼爱女儿,又因是一介妇人,目光有限,并想不了许多,所以就一直也没有想过她会是阳奉阴违之人。而在初入宫闱的前面十来年,周氏太后也确实无甚举动,直至二十九年前那魏瞻再次出现。当时周氏以为一朝国母,掌控后宫,便借着身份的便利开始与魏瞻暗度陈仓,后来怀孕生下了孩子。晟王萧樾,便是两人的孽种!”

  萧昀哪怕一直在告诫自己他这是在编故事,这话听来也是额角青筋直跳了,压着火气质问:“一切都是你口说无凭。”

  他气的是周畅源,但是在外人看来却不是这样的。

  周畅源终于一改方才的挫败,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冷笑来:“魏瞻此人,罪人已经多方查访替陛下寻得并且今日也带来了,陛下可与他当面对质。至于他二人有私情的事,魏瞻早年在太学的同窗,周家当年的下人,乃至于周氏太后生下萧樾之后在行宫将养之时魏瞻还曾往行宫探望过她和孩子,行宫的老宫人也可为见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