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第798章 报复,是要让他生不如死!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叶阳岚 8136 2020-05-20 17:18

  

   如果说周畅源以前只是行事偏激,那么现在――

  他还多疑。

  在自己做了那么多倒行逆施的事情之后,也不可能再平常心的应对一切了,毕竟树敌太多,总要防范着别人是不是在设局算计他。

  王修齐的脸颊消瘦,眼窝消瘦,眼睛里都闪动着疯狂的光芒,跟以前那个光鲜亮丽的世家公子简直判若两人。

  他此刻眼睛放光的盯着眼前的周畅源,胸中热血沸腾,那感觉就更像是一头野兽在紧盯着自己的猎物。

  得到宜华的肯定回答之后,他突然就裂开嘴笑了:“哈!我就说你为什么会盯上我们王家,又为什么要害我妹妹,原来争权夺利就都仅仅只是手段而已,拐弯抹角做了这么多,你最终的目的是在这里啊,你是为了大胤的宜华长公主是吗?为了得到这个女人,你将这南梁的天下做棋局,将这天下所有的人,包括我妹妹都用做了棋子,就为了个女人……哈……”

  他自己说着,眼中就已经泛起水光。

  多么荒唐可笑,曾经他以为他们王家是百年世家,又有一个做皇后的姑奶奶在,这一家子,这一辈子都能过得惬意安稳,衣食无忧,可老天却仿佛是跟他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一样,他们王家的掌上明珠,他那么好的妹妹……就一下子莫名其妙的成了别人手里微不足道的棋子,说利用就利用,说毁弃就毁弃了。

  如果真是出于什么天下大义的不得已,那也就罢了。

  可偏偏――

  还不是!

  就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的一己之私,他无辜的妹妹就香消玉殒,还死的那么痛苦。

  如果说是在周畅源的秘密被他发现之前,王修齐还是恨自己的无能更多一些,他一心的自责内疚,觉得是自己的无能害了妹妹的,那么现在,在他得知了各中隐情之后――

  焚天的恨意就占据了他的整个思想。

  他眼睛赤红的盯着周畅源,恨不能将对方生吞活剥。

  周畅源这时候虽然心中尚有疑虑,可萧樾和梁晋现在都在宫里,那个替身能顶多久他完全没把握,他没时间在这里跟这人耗下去,就是就直觉忽视掉王修齐的情绪,只就开门见山的发问:“废话少说,你究竟想要怎样?你是怎么进宫来的?还是一早就蛰伏在此了?你也老大不小了,愿赌服输的道理你也应该懂了,这世道就是这样,弱肉强食,你们王家的人也并不比谁高贵,你们王家人的性命也并不比别人更值钱些,总归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要见我,我现在便已经站在你的面前了……”

  说着,他又戒备着四下里扫视一圈:“你的人埋伏在了哪里?想取我性命就尽管叫他们出来,咱们凭本事较量就是。”

  照季同的说法,王修齐是带人冲杀进来的,现在他的人就应该埋伏在这关雎宫内。

  周畅源和他耗不起,只想激怒他,然后速战速决。

  季同带着其他人紧密的环伺在他周围,也是时刻警惕着随时准备防守。

  王修齐本就是满心恨意,这时候又确实是被她这样的态度激怒了,眼中杀机更甚。

  可是他却没有叫人,而是脚下轻轻挪动,用脚尖把摆在鞋边的一个褐色小瓷瓶踢了过去。

  季同等人一开始还以为别是火药或者别的什么杀伤力大些的暗器,刚要阻挡――

  却见是个小瓷瓶,就又犹豫了。

  瓷瓶滚到周畅源脚边。

  王修齐冷冷的看着他:“弱肉强食是吗?各凭本事是吗?当初你是怎么对苒苒的我想你还没忘吧?现在好了,你最在乎的人落在了我的手里,我的要求也不过分,就要一报还一报,这瓶子里的也是毒药,你当着我的面服下了,咱们就恩怨两清,我就你动你的人了,如何?”

  他的身边没有其他帮手,就他一个人,可是因为先入为主,占据了一个很好的位置,后面就是墙壁,他手里又押着宜华做人质,纵然周畅源人多势众――

  宜华挡住了他一半的身子,就哪怕是发射暗器……

  王修齐现在完全处于半癫狂的复仇状态,临死前他也能拼着最后一口气将宜华抹了脖子给他陪葬的。

  所以,周畅源也完全不敢轻举妄动。

  他看着滚到自己脚边的那本瓶子,目光不由的冷了冷,唇角更是不受控制的抽搐。

  他这个人,自视甚高,从头到尾他谋算了那么多事,可还还没有哪个人能找上门来跟他说一笔之道还施彼身的。

  他当初是怎么利用王修苒兄妹的,当然还记得,甚至于那件事过去也就过去了,因为这对兄妹在他的眼里也不过就是尚可一用的两颗棋子而已,王修苒还聪明些,尤其这个王修齐――

  甚至根本都没资格叫他正眼看上一下的。

  而现在,就是这么个废物点心却拿着一瓶毒药当面威胁他服毒?这简直就跟是一场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一样。

  周畅源藏在袖子底下的手指松开之后又再度捏紧,盯着地面的东西看了片刻,却并没有伸手去拿,反而重新抬头,目光冷凝的和王修齐对视,嘲讽的冷笑起来:“你凭什么以为你能威胁的了我?”

  他的目光,掠过宜华的面孔,居然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是啊,宜华与我青梅竹马,并且她还是我的表妹,我与她之间是有情分在的,可你也是男人,你得是有多天真才会觉得我做这一切就是为了她?如果只是为了她,如你所见,这皇宫早就在我掌控之中的,我大可以早早的掳走她,然后远走高飞的,何必要守在这里,冒险等着梁晋和萧樾打上门来?江山美人嘛,能得个两全自然是最好不过,如若实在不行须得要放弃其中之一了,换成是你,你会怎么选?”

  他的语气听上去仿佛是真的无所谓的。

  王修齐本来还信心满满的表情却在缓缓的动摇。

  他到底还是太年轻了,空有一腔热血,也到底是涉世未深,一个晃神就几乎要被周畅源带沟里了。

  可是他要为苒苒报仇,并且这是最好的机会。

  心里虽然已经开始彷徨,他还是勉强的定住心神,再开口时却已经失去了之前的冷静,歇斯底里的嘶吼起来:“不要在说废话了,我不会上你的当的,你要真是无所谓你就不会听说她出事便马上赶过来。我没有在给你开玩笑,那瓶子你的东西,你马上吃下去,否则……否则我立刻杀了她。”

  为了逼周畅源就范,说话间他刀锋又往宜华颈边多压了半分。

  那道伤口立刻又压深了些许,一丝血线在闪着寒光的锋刃上淌过。

  周畅源的心脏剧烈缩成一团。

  可他到底也是根老油条了,知道这时候不能露出破绽,脸上就还是维持着冷漠嘲讽的表情继续反唇相讥:“也行吧。你杀了她,给我个结果,我也好死心马上离开。你知道的,令尊伙同梁晋已经带人打进来了。不过么……这件事我倒是还要劝你想想清楚,宜华和梁晋的渊源你应该也有所耳闻,当初要不是宜华将梁晋从冷宫里捡回去,你们这位太孙早就没命了,而现在梁晋和令尊又要靠着大胤皇室的扶持来翻盘,要是他们的长公主死于你手……你也不想想大局和后果么?南梁的天下还保不保的住?你们王家满门又将在何处立足?”

  说话间,他这时候倒是弯身捡起来地上的瓷瓶,捏在指间左右观摩,然后就又恶意满满的笑了,冲着王修齐挑衅的扬扬眉:“其实现在这个局面,我今天也是很难脱身了,如果再恶意一点……我就逼着你在这里把宜华杀了,这对我来说也算是个好结局。毕竟我这个人你知道的,从来不吃亏,用我之死,连带着这南梁一国和你们王家都一起下去给我陪葬我会更高兴。”

  王修齐能有多大的能耐?他的心里防线根本就薄弱的不堪一击,想想王家只是死了一个王修苒,就能刺激到他发疯发狂,现在周畅源拿整个王家人来的性命来威胁刺激他……

  是想诱使他动摇放弃的。

  却又不得不说,他的这番威胁正中点子上,王修齐一想到杀了宜华有可能连累全家,心里已经在微微发抖。

  可是妹妹惨死的一幕浮现在脑海里,他又有点受不了了,红着眼睛大声嘶吼起来:“我要你吞下那瓶子里的东西!不放实话告诉你,那不是马上会致命的毒药,你若是运气好,没准还能撑个三年五载,我不要你的命,我只是想要你痛,我要你生不如死,也好好尝尝苒苒受过的苦。”

  他这时候已经是被逼急了,周畅源倒是不怀疑他这话的真实性了。

  但既然他已经马上要将这人的心理防线击垮了,那就加一把劲就好,又何必妥协?

  所以,他手里捏着那瓶子,仍是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刚要再说话――

  却是已经冷眼旁边了许久的宜华突然勾唇笑了笑。

  她开口,讥诮含笑的目光落在周畅源脸上,话却是冲着挟持她的王修齐说的:“你不过就是想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儿么,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要让他痛,让他悔……”

  说话间,他突然徒手握住了王修齐横在她颈边的刀锋,压向自己。

  鲜血瞬间从她的指缝里泌出来。

  她的手很稳,用力却是徐徐,颈边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被压深了些许。

  反倒是王修齐――

  他到底不是个经常干杀人放火这勾当的人,感知道宜华的动作,反而的出于本能的手腕稍稍用力想要抵制她的力气,将刀刃往外推。

  周畅源本来就已经被宜华脸上的表情刺得心头一痛,再下一刻看见她的举动,顿时三魂七魄都飞了。

  “宜华……”他惊恐的尖叫,下一刻突然扑将过去。

  声音撕心裂肺,已经是慌乱到了极致。

  王修齐愣在那里。

  这时候,却是宜华趁他失神,已经一把推开他,夺过他手里的刀。

  她站起来,避开王修齐也远一些,仍是徒手抓着那锋刃将刀锋压在自己颈间的伤口上,面上表情冷涩的盯着周畅源。

  她甚至都不需要再说什么了,周畅源是知道她那宁折不弯的刚烈脾气的,仓促间已经不敢再上前,连忙刹住脚步,只是目赤欲裂的望着她,眼中恐惧的情绪完全无法掩饰。

  他的嘴唇不住的蠕动,想要说些什么,想要劝她……

  可是又深只彼此如今的关系和立场,张了半天嘴喉咙里却像是被堵住了什么东西一样死活的说不出话来。

  宜华也仿佛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只是目光嘲讽的与他对视:“你心里也很明白,只要我不愿意,你甚至连把我当成是一件傀儡抓在手里都不可能。我对你来说很重要吗?不过都是你自欺欺人的借口罢了,你不想让步,不想回头,你不敢面对真实的你自己的时候就拿我当你的挡箭牌。表哥,醒醒吧。你觉得你爱我吗?你爱的根本就不是我,而是你自己,从头到尾都只有你自己而已。”

  那刀锋就压在颈间,随着她没说一个字,似乎都将皮肉和血管再割裂一点。

  周畅源就是个装睡的人,你怎么试图点醒他都没用,宜华以前也不是没试过,所以现在,她说这些话就只是实话实说,并没有想要刺激他或者是再跟他斗智斗勇的意思,他就单纯是厌烦了,厌烦了这个人一而再的拿她当借口去无休止的算计,做些无谓的事。

  周畅源也许是喜欢他,但他的喜欢就仅仅是对一件物件的喜欢一样,那不是爱,如果真是爱一个人,明知道她不愿意,也明知道她不会屈服,逼得狠了她甚至可能走极端……

  会舍得吗?

  而显然,周畅源是走火入魔,又完全曲解了宜华的意思。

  她以为她是在威胁他,甚至是在故意逼他,跟他赌气。

  眼见着她颈边伤口越来越深,血也流得越来越多,周畅源觉得自己脑子里一片轰鸣,痛苦的仿佛就要崩溃了。

  “不!不宜华。”他连连摆手,已然是方寸大乱,眼神慌乱的四下瞟了一眼就手忙脚乱的拔掉瓶塞,连连道:“我是爱你的,我刚刚只是想最好能两全其美……我不是舍不得我的命,我……我豁得出去的,我愿意为你去死的!”

  季同意识到情况不对,想要冲上去阻止的时候却已经晚了一步,他已经仰头把瓶子里的东西倒进了嘴里。

  宜华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只觉得滑稽又荒唐。

  她跟这个人说话,永远都是鸡同鸭讲,他只在乎他自己的想法,也只认定了他自己的想法就是对的,根本就连交流都交流不了。

  她会用自己的命去逼着他证明他会甘心为她死吗?那有什么意义?

  她自己的性命,自己原是很珍惜的,要不是真逼到下不来台了,是绝对不会为了和任何人赌气就随便放弃的。

  这辈子遇上这么个人,也算是她的一场孽了。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反而是抱着行凶目的来的王修齐傻了眼,木愣愣的站在旁边。

  “宜华……”周畅源的眼泪流下来,服下毒药之后还哄孩子似的又试探着朝宜华伸出手去:“我错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把刀放下,你别做傻事……”

  宜华已经懒得和他多费唇舌,嗤笑一声冷漠的别开视线,心一横,抓住手里的刀刃要再往更深处刺去,这时候院子外面刚好梁晋和萧樾赶到。

  看到这个场面,隔着整个院子梁晋也给吓了个魂飞魄散,仓惶喊她:“娘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