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老娘只想暴富

第二百三十章 长歪了的萌宝

老娘只想暴富 芸辞 3711 2020-07-23 21:43

  

   因为容慕知小朋友还小,所以暂时养着南梵,即便顶着小太子的头衔,郁知暖也没太骄纵着他。尤其孩子还小,基本处于吃了睡睡了吃的阶段,所以在郁知暖眼里就是一般的奶娃娃,而且她私心里认为男孩子太骄矜了也不好,所以总想稍微养的糙一些。

  然而,所谓养“糙一些”,不过是郁知暖自己个儿的臆想。服侍的奶妈宫女没有一个敢对小太子粗糙的,在她们心中,这可是是太子殿下,未来的南梵皇帝陛下,吃的用的一定要最好,即便皇后娘娘有时心大了些,他们也会立马偷偷上前把小太子护着,断不能叫他受一点委屈。然后偷偷和皇帝诉苦,皇后对太子有些随意了。

  容弈倒无所谓,郁知暖的性子他也知道,也不是对孩子不好,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心头肉,也是疼爱到骨子里的。只是郁知暖不会放纵小孩子的性子,一哭一闹的就上去抱着哄着,喂吃喂喝,只能说她养孩子――比较理性。

  容弈只得叮嘱奶妈们多注意一些,但也不能驳了皇后,更不能冲撞惹恼了皇后。

  奶妈们默默应下,心里都道:这太子殿下再尊贵,到底也比不过皇后在皇帝心里的地位。

  萌萌宝贝将近一岁左右,郁知暖因为京都事务赶了回去,从此开始了她的“多国漂泊之旅。”

  确实是多国,郁知暖虽然嫁给了南梵皇帝,但是自己的事业一点没落下,始终和云默保持友好的联系,直接把京都发展成自己的第二大核心商业区域;不仅如此,北蒙和西域的业务也没落下,她和戈雅合作的葡糖酒已然成为上流社会的纯品佳酿,索性直接在西域投资建厂;北蒙的合作早成常态,再加上忽尔白赤的牵线搭桥,合作直接迈向快车道,郁知暖索性出资把路修到了北蒙皇都,更加便于货物的往来运输。如今贵为南梵皇后的郁知暖,自然也没落下丈夫国家的经济发展,她和花弄月搞得香水、药材、玉石遍地生花,之前因为静和暂停的业务直接进入加速模式,大大促进了南梵的经济发展。

  正是因为这些现实的原因,郁知暖依旧很忙,忙的不能时时陪在容弈身边,忙的错过了孩子的教育,以至于她发现的时候,竟然为时已晚。

  郁知暖这段时间又回到了庸州,想着近来不忙,就大手一挥,让花谢把萌萌宝贝送过来给她玩玩。

  花谢看着郁知暖没有一点当娘的样子,颇有一点嫌弃,但想想又觉得好像她一直都是这样的,没心没肺的穷开心。

  然后郁知暖的穷开心没坚持多久,就被自家儿子打破了。

  她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小正太,虽然才四岁,但是完美的继承了她和容弈的优点,长得那叫一个可爱帅气。

  颜控郁知暖立马开心的冲上去,抱起来就猛亲他的小脸蛋,嘴里还念叨着:“哎呀,我的萌萌宝贝,有没有想娘亲啊,娘亲超级想念你的。”

  容弈的性子比较含蓄内敛,虽然对着郁知暖会偶尔放肆,但在教养孩子上,却还是下意识的遵守了老一辈那一套。所以小半年没见到母亲的萌萌小朋友有些不好意思,害羞的挣脱了郁知暖的怀抱,红红着脸给母亲行礼,但心里却是美滋滋的想着,“娘亲好热情哦,萌萌其实也很想娘亲的。”

  郁知暖看着拱手行礼的容慕知小朋友震惊了,她不知道这是他爹嘱咐的要“尊敬娘亲”,只以为是自己和宝宝好久没见,生分了!

  这可怎么办啊!儿子和自己生分了可还行。

  郁知暖打断萌萌的行礼,直接将小宝贝抱在怀里,温柔道:“宝宝不用和娘亲行礼的,这些规矩是做给外人看的,可我们不是外人。”

  萌萌偏着小脑袋疑惑道:“可是父皇说……”

  “他说什么都不重要!”郁知暖直接打断道,“还有不要叫什么‘父皇’,在家里叫‘爹爹’就行。”

  萌萌:“好……”果然还是娘亲比较强势。

  郁知暖却在心里默默给某人记上一笔,竟然敢教坏我儿子!

  郁知暖叫张大厨和黄师傅做了好些好吃的点心小食,摆了满满一桌子,哄着萌萌小宝贝品尝。

  容慕知小朋友的礼仪很到位,即便吃东西的时候也是细嚼慢咽,对比着旁边的郁知暖,他娘简直就是个猪八戒。

  郁知暖给他夹菜,总喜欢问问:“好吃吗,这个喜欢吗?”

  萌萌总是咽下去之后,才微笑的点点头。礼仪周全得体,得体得郁知暖一阵眼睛疼。她只能默默的给某人再记上一笔。

  吃过午膳,郁知暖问道:“萌萌宝贝,我们去睡会儿午觉吧,你下午想做什么?”

  萌萌始终挺直着背脊,规矩的说道:“午休之后要练大字,还要背书!”

  郁知暖:“……”保持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呵呵,容弈,你等着!

  远在南梵正埋头处理政务的皇帝陛下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后背一阵凉风,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郁知暖亲自带小家伙去洗漱午休,主动给小宝宝讲童话故事,然后默默的决定,一定要让小家伙解放天性,这个少年老成的小大人不是她的萌萌宝贝!

  容慕知睡醒了就的打算起身去都书习字,可是……小身子却动弹不得。因为郁知暖就睡在旁边,而且把小家伙抱在怀里。

  萌萌轻轻转身,对着郁知暖的睡颜,仔细打量她的五官。心道,娘亲长得真好看,要是可以一直和娘亲在一起就好了……

  这么想着,他就把自己的小身子凑上前, 在郁知暖的脸颊上轻轻的亲了一下,然后有窝在被子里偷笑。

  郁知暖感觉到小家伙的动静,心里一阵得意。她就知道,她家萌宝还是很爱她的。

  郁知暖慵懒的呢喃道:“哎呀,好幸福啊, 梦到宝宝了耶。”

  “是吗?”萌萌露着半张脸,一脸期待的看着郁知暖。

  “对啊!”郁知暖微笑着在小宝贝的额头引下一个浅浅的亲亲,笑道,“睡醒了就起来吧,娘亲带你出去玩儿!”

  “可是……”小家伙皱着眉头纠结道。

  “没有可是!”郁知暖强势的打断道,“在庸州,一切都听娘亲安排就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