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老娘只想暴富

第一百七十八章 父亲大人操碎心

老娘只想暴富 芸辞 5516 2020-06-02 00:43

  

   郁知暖和戈雅到了浣花溪,也要听一听最近的新曲,这些姑娘唱完曲,还三三两两的拿东西给叶寻溪看。

  郁知暖好奇,伸着脖子张望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索性直接开口问道:“叶校长,干嘛呢?”

  其中一个模样出挑的小姑娘笑眯眯的说道:“叶校长在帮我们检查作业。”

  “作业?”

  “是呢。”那姑娘微笑着说道,“我们没能赶上育才学堂建立的好时候,又没读过什么书,叶校长便请了女夫子抽空来给我们上课,好歹能识字的。今儿见校长难得过来,姐妹们便舔着脸请他帮忙看一看了。”

  郁知暖笑眯眯的点点头,挺好的事,她最不喜欢的就是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叶寻溪能这样,说明也是长进了。

  郁知暖朝着那位娇俏女子问道:“你的曲子唱的不错,说话机灵又讨喜,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茜茜。”

  “茜茜,我记住了,下次来还点你唱曲。”

  那姑娘郑重的行礼,道:“多谢城主。”

  这些日子,郁战忙着试探郁宅的男人们,就连被定义为好姐妹的柳絮都被旁敲侧击的多次问话,更何况是叶寻溪、云默、花谢这些重点对象,唯一遗憾的就是容弈的没探查出多少消息。一来他总是跟着闲不住郁知暖,少见人影;二来容弈刻意收敛,对答亦滴水不漏,看不清虚实。

  而郁知暖一点不在意父亲大人的各种行为,在她的认知里大约是一种父母综合症,到了一定的年级就张罗着子女结婚生子,况且这里又是古代,催婚和催生的时间和节奏自然更快。

  好在郁战也没找上郁知暖,只是自己一个劲儿的在那里试探。郁知暖无所谓,索性带着戈雅乐呵呵的深入了解浮城,重点了解自己的产业。

  戈雅不知是不是受了小白同志的影响,在生意上颇有一些积极性,甚至观点看法还和郁知暖不谋而合,几番考察下来,志趣相投的两个小姑娘立马签订了合作草案,首先敲定了葡萄酒的合作。

  现代郁知暖尤其喜爱葡萄酒,而且每天一杯葡萄酒,还能提高免疫力,美容养颜助消化。戈雅知道她喜欢,专程派人快马加鞭送来两桶过来,趁着年节满足大家的口腹之欲。

  这天晚上,郁知暖沐浴过后,拿着琉璃杯,在烛火下欣赏着里面紫红色的液体,对着窗外的圆月,竟然生出些背诗的情绪。

  她低头轻轻抿了一口,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这诗的情绪氛围和现下一点也不搭,不过是郁知暖记着第一句,就随口全文背了出来,念出来后又觉得不合适,自顾自的摇摇头,端起酒又美滋滋的喝了一口。正在思索着怎样的诗句更加宜情宜景,就见一只宽厚的大手毫不客气的端走了郁知暖的酒杯,那人正色道:“阿暖,你白日里已经喝了很多了。”

  郁知暖皱着眉,嘟着嘴看着容弈把酒一饮而尽,然后把杯盏递给凝香让收下去,十分的不满。

  不许自己喝,他倒是喝的很欢乐。

  容弈始终一脸宠溺的温柔,好似没有看到郁知暖脸上的不满,亲亲腻腻的将她搂在怀里,呢喃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莫不是后天郁将军要离开你舍不得,竟然作此悲语?”

  郁知暖自己知道是背诗的惯性思维,并不是什么情绪感受的影响,毕竟是盗窃古人诗句,也不好深究,只随口道:“我胡诌的……并不是什么离愁别绪。”

  容弈莞尔一笑,温柔的亲了亲郁知暖嘴角,宠溺道:“我的阿暖真是个小诗仙,随口胡诌也能这样的浑然大气又寓意深远。”

  “不说这个呢!”郁知暖并不想和他品诗论词,十分直接的转移话题,道,“这几日我爹爹的行为你这么看?”

  容弈低头一笑,反问道:“我以为……你很清楚。”

  郁知暖一脸狡黠,说道:“所以,你的态度呢?一点也不在意――未来老丈人的考察?”

  “未来老丈人。”郁知暖简单一句话,轻轻松松的在容弈心底掀起滔天巨浪,情绪似山崩海裂,却又在一瞬间归于平静,只留下海面上的阵阵波光。

  容弈坦诚的说道:“郁将军怕是更看重寻溪和云默。”

  “那你呢?”郁知暖追问道,“你就一点也不在意吗?不去争取一下,表现一下吗?”

  容弈看着小姑娘脸上的不满,心里却满足的不行。她担心自己不争取,担心自己没有给郁战留下好印象,究其原因,是因为他的阿暖,心是偏向他的。

  容弈深情凝视着郁知暖黑曜石般的眼珠子,一字一句说道:“因为我更在乎你!”

  郁知暖瞬间泄气了,想想也是,这些日子自己带着戈雅满庸州的到处溜达,容弈又时刻跟在身旁,哪有时间去讨好郁战啊。

  不过……他的情话,自己还是很受用的。

  郁知暖勉为其难道:“算了,原谅你了。”可是偷笑的嘴角根本压不住。

  原本郁知暖还在得意郁战只是自个儿折腾没找上自己,结果,走的前一天下午就被请去了落霞阁问话。

  只能说,郁知暖高兴的太早……

  郁战倒是没有绕弯子,直言道:“暖暖,你也快十九岁了,可有想过嫁人一事?”

  郁知暖一本正经道:“没有啊。”

  郁战太阳有点疼,直觉今天的谈话不会很顺。这个女儿现在太懂事,又太独立,即便身为父亲,也不好多干涉什么,只好委婉的说道:“你大姐姐都许了人家,其他同龄的庶妹也已婚嫁,你就不想――找个如意郎君?”

  郁知暖点点头,说道:“大姐姐确实许了人家,不过……不是还没成亲嘛。我这个做妹妹的也不能太着急吧?”

  郁战退而求其次道:“那先不着急婚嫁,有没有中意的男子呢?”

  郁知暖笑眯眯的点点头道:“有很多啊!”

  郁战一听这话就知道小丫头要和自己打哈哈,果然见郁知暖扳着手指头数起来:“小容儿、小默默、小叶子、小花花、小鹿、小柳儿……他们都很不错啊!”

  郁战看得笑得一脸天真无邪的女儿,无奈的长叹了口气,明知道她在自己这里装傻,又舍不得责骂,他觉得自己想说服郁知暖达成一些目的是不可能的,索性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意思,毕竟最后的选择还是在她自己手里。

  郁战语重心长道:“暖暖,这几日在郁宅,我细细留神了几位公子,我的意思是更看好叶寻溪和云默。”

  郁知暖看着郁战,一脸疑惑。

  郁战继续说道:“虽然我看的出来你更偏心容弈,但是为父多年直觉,那个男人藏得太深,心思又太细,我担心你跟着他……会受委屈。叶寻溪骨子里是个文人,虽然有些刻板,但是为人正直,才华横溢,也是出类拔萃的佼佼者,为父觉得不错;云默虽然寡言少语,但是做事细心周到,身手也不错,我冷眼瞧着,他的文墨风骨亦不次于叶寻溪,也是个上上人选。至于最后的抉择,还是在你。”

  郁知暖笑着调侃道:“想不到短短几日,父亲大人就把我宅子里的男人摸了个透。”

  郁战也浅笑道:“因为我不认为你会选择外面的男子,这些人知根知底的对你又好,我也放心。”

  郁知暖低头浅笑,虽然郁战的做法有些冲动鲁莽,但她也能理解,毕竟是关爱儿女之心,一年到头的又见不着几次,所以想着有合适的人照顾他也能放心。

  郁知暖体贴郁战的用心,就没和他打哈哈,认真的说道:“父亲大人,我很谢谢您把最后的选择权交给我,但我同样希望您给予我信任。确实如您所测,未来的丈夫我会在郁宅的男子里选择,但是成婚论嫁绝不会在这一时半刻,我……有自己的人生规划。”

  “至于您的建议,我也会认真的考虑思量,毕竟是人生大事,轻率不得。但是无论最后结果是谁,我都真心希望您能够理解我,也支持我。”

  郁战看着郁知暖,松了一口气,回想起自己这几日的行为不觉有些滑稽,原来自己的女儿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心知肚明。他按着郁知暖的肩膀,赞道:“我的知暖长大了,懂事了,渐渐的都不需要父亲了。为父觉得……很抱歉,身为父亲,错过了很多你成长的点滴。”

  郁知暖看着郁战眼底的疼惜,心里也柔软的一塌糊涂,软乎乎的靠着郁战怀里撒娇:“父亲不用觉得抱歉,您戍守边疆,保家卫国,我才能这么平安、健康、快乐的长大。父亲大人……可是我心里的大英雄了。”

  郁战搂着郁知暖,开心道:“就你嘴甜。”

  父女两又聊了些私房话,郁知暖就开开心心的离开了。

  看着郁知暖欢脱的背影,郁战终究有些浅浅的遗憾。

  一旁目睹全程的宋峥道:“小姐长大了,也懂事了。”

  “是啊,可我也终究错过了。”

  宋峥:“暖暖小姐会理解您的。”

  郁战看着园子外的点点梅花,感慨道:“我倒是希望她不理解,想以前那样娇蛮任性……也挺好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