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农门贵女:相公娇又白

第二百三十七章 混世小魔王

  

   农登闻言一怔,随即再次伸出肉乎乎的小爪子挠了挠头,最近在火光映衬下,黝黑黝黑的眸子猛的变亮。

  “农登知道了,像农登这么小的小孩儿,不能知道的应该是怎么把比农登还小的小娃娃塞进娘的肚子里!”

  五岁的小娃娃原本说话不怎么利索,几乎说一句话都要停顿半天,是这句话却说的异常的熟练。

  只是他没有看到的是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抱着他的安菀和身侧刚才笑盈盈地看着他的漂亮姐姐。

  皆是愣的出不来声。

  对五岁小娃娃的逗弄此刻告一段落,说到如此程度,家人也查不着多知道,要想从这个小娃娃身上获取点什么信息是难上加难的了,还不如直接到了地方,便一切都十分的明了了。

  安菀的脚程十分的快,在说话间就已经跟上了安家的一行人。

  顾氏感觉村子里一出什么事,自家老头就会被叫去帮忙感到不满,一路上嘟嘟囔囔的最烈的抱怨都没停过。

  可是正在说的正起兴的时候,却看到自己的小孙女儿正抱着立正的小孙子跟在自己的身子。

  当即眼睛一愣,看着安菀开口:

  “菀菀,你咋来了?今日的事情不简单,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来把农登给奶奶,奶奶把他抱到家去,待着才还你们两个人先回家休息吧。”

  顾氏的性格虽然有些泼辣,但是为人却是十分的聪明,再加上乡里乡亲的,村子里有个什么事情也逃不过她的耳目。

  今日这事显得反常,她并不想让安菀参与进来。

  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怎么能脏了她亲亲孙女的眼呢?

  安家因为家底儿丰厚,又给村子里添了不少的进账,大家伙虽然是嘴上尊敬,可是内里不一定怎么想呢?

  今日这事若是小的话,里正也不可能连夜将安家一家人叫过来,这事情越大,撕破脸的几率也就越大。

  大家都是同族的人, 即使是今日,因为这场是撕破了脸,日后也是该来往来往,到时候只怕又是他们安家出了力气,落了埋怨,保不起,今日过去还得挨一顿臭骂。

  他们就算了,既然在人家这村子里住着,受着就受着吧,再不齐自己还能撸起袖子去和他们争吵一番。

  可是她的宝贝孙女不一样,半点不能因此遭罪。

  可是这也仅仅只是顾氏心里的想法,就安菀而言,顾氏越拦她,她就越想要去瞧个究竟,典型的逆反心理。

  而且她向来也不是一个喜欢拐弯抹角的。所以在顾氏让她带着彩环回家的时候,她想也不想立刻就开口:

  “里正既然让农登叫的是所有人,那就包括我在内。”

  说完这句话,她竟然大跨步的直接往前走,

  而采环手里拿着火把,眼看着安菀的面前已经成了一片漆黑,生怕他抱着孩子一不小心摔倒,立刻便拿着火把追上来了安菀的脚步。

  顾氏,脸上的表情一顿,看着安菀的背影,抬步就要追过去,可却还没有行动,就被安老头给拦了下来。

  顾氏一惊。

  “老头子你干嘛呢?我得赶紧去让咱家菀菀回去,这大半夜的叫咱们过去,定然又是什么乌七八糟的事,这咱菀菀怎么能参与,那可是我从小疼到大的心肝儿呀!”

  安老头看着顾氏心疼的模样,眉宇间有些许的动容,但随即很快被他掩下,沉思一声开口:

  “你若真心疼孙女,其实这事你就别拦着她,村子里的事再乌七八糟,又哪里会有那个地方骇人听闻,她也不小了,若是再这样护着她,等来日里,里她去了那个地方,你又拿什么护着她呢?,难道用你这一身一碰就碎的老骨头吗?”

  安老头此言一出,顾氏脸上的表情顿住,不一会儿,似是想起了什么十分伤心的往事,当即一拍大腿,呜咽着开口:

  “我的菀菀咋就这么可怜呐!当初那些人怎么不去死!……”

  “嘘!别再说了,难不成这些年你真的成了什么都不懂的农村妇人了吗?!”

  安老头警惕的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当即低声的呵斥。

  顾氏闻言立刻止住了声音,随即更是十分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见周围黑个隆冬的,并看不到什么可疑的身影,才慢慢放下心中的惊惧,再次嚎叫着开口:

  “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呀!我老婆子上辈子这是造了什么孽呀,咋就找了你这么个糟老头子……”

  顾氏的嗓门儿大,这声音一下子传的极远。

  只是这一次,见顾氏没有说到什么重要的信息,安老头也不再多说什么。

  只是呵斥了顾氏一句:“别没完没了的”

  便大跨步的往前走。

  此时此刻,安菀已经带着农登来到了村子里唯一亮着灯的里正家。

  刚到门口,就看到了守在门口的农丰和柱子,堂屋里映过来的烛光,照在两人的脸上。

  两人的神色都不好,俨然是里边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心里不爽。

  安菀顿了顿,她只是好奇来凑个热闹而已,难不成这凑热闹凑到了自己小伙伴的身上?

  将怀里的农登放下,安菀蹲下身子叮嘱:

  “农登最乖了,你采环姐姐是新来咱们村子的,还对咱们村子许多地方不熟悉,等会儿看到堂屋里的人恐会害怕,不若农登带她去你奶奶那里可好?”

  农登已经是个五岁的小大人,正是喜欢当英雄的时候,一听安菀说采环姐姐需要保护,当即兴冲冲的点头,而后转身拉住采环的手。

  “采环姐姐莫怕,农登时大丈夫,保护你去奶奶屋里,不会看到那些个坏人的。”

  采环看了看安菀和不远处神色不好的两人,心里也有了几分猜测,本是人家村子里的事,自己本就不便参与,如今跟着农登离开倒也是正好。

  “行,那今日我就要牢犯农登小兄弟保护了!”

  农登一听,顿时挺起自己的小胸脯,十分仗义的开口:

  “采环姐姐放心,我定然会保护好你的。”

  说着就带着采环往院子里走。

  眼看着两人的身影越来越远,农丰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我家那个混世魔王,不折磨人就算了,你还真敢让他带着采环进去。”

  安菀不置可否,耸了耸肩,不做回答。

  而是将目光落到了一直默不吭声的柱子身上。

  “怎么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