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农门贵女:相公娇又白

第一百零五章 为何生气?

  

   越这样想着,安菀心中的歉意越大,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这个用了饭后就开始闹脾气说要困,闹着要的安菀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去。

  反反复复的翻了无数次身,安菀终是长长的的叹了一口气之后睁开了眼睛。

  意识到今日是自己的错,安菀现在真是恨不得马上要起身去给小相公道歉。

  安菀是个想什么就做什么的,即是心里有这样的想法,安菀便一拱一拱的从被子里出来,随意的将鞋子套在脚上,打算去找小相公道歉。

  她记得有人跟她说过对便是对,错便是错。

  有了错处不可怕,可怕的是竟不想承认与改正。

  她安菀可不是个犯了错处就不敢承认的人,即是错了,那她便要好好的道歉。

  打开房门,安菀直直的向自己旁边的的屋子走去。

  她记得奶奶给小相公安排的屋子就在这里。

  “扣扣扣!”即是来道歉的,安菀自是要礼貌性一点。

  抬手轻轻的的敲了敲面前的门,安菀静静地的等着。

  月朗星稀,安菀的身形被月光拉的极长。

  “莫不是……小相公睡下了?”

  门外久久得不到回应的安菀皱着眉,认真思索。

  抬手再次扣了抠门,这次比上次要用力一些。

  待敲了一会儿后,安菀再次试探性的开口:“小相公?”

  ……

  和上次一样,屋子里没有一点点响动。

  莫不是……小相公被她气走了?

  自己突然跳出来的想法,吓了安菀一跳。

  犹豫了一下,安菀抬手开始使劲的推门,却不成想,刚一使劲儿,刚才还关着的门开了一条缝。

  安菀愣了一下,而后抬手将门推开。

  借着月光,安菀看到了整整齐齐,空无一人的房间……

  小相公呢?

  他人呢?

  他走了吗?

  安菀脑海里一片空白。

  “小相公……”

  嘴里喃喃的说着。安菀步履有些凌的走进房间,开始四下寻找。

  那模样就像是冯子轩就在这屋子里的那个角落一样。

  屋子不大,且就是方寸的地方,安菀明明一眼就能看到底。

  小相公不在这个屋子里,而且他根本就没进来,他被自己给气走了……

  这样的认识让安菀心里慌乱和焦急的感觉越发浓郁。

  “小相公……”

  清冷的月光洒在女娃娃身上,女娃娃面容娇俏,但是眸中的难过却异常明显。

  在清冷的月光下,显的异常的寂寥,这样发的情景任谁看了恐怕都会忍不住心疼。

  冯子轩踏着月光归来,手里拿着一只冒着热气的烤小鸟。

  “菀菀?”

  冯子轩看着安菀有些意外。

  他刚才在走的时候,她不是已经是睡下了吗?如今怎会在这里,而且还看着如此的伤心?

  安菀听到声音转头,入眼看到冯子轩竟是站在门口。

  “小相公!”

  安菀控制不住的心下激动,起身快步的跑到冯子轩的身边,而后一把拥进了冯子轩的怀里。

  冯子轩被突如其来撞进怀里的软香玉弄的愣了神。

  反应了好一会儿后,才用另一只手将安菀拥进怀里,一边轻轻的拍着,一边开口安慰:

  “行了,菀菀别难受,告诉我发生了何事?是谁惹的菀菀生了气,我帮菀菀出口气如何?”

  男子的声音温润如玉,安菀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听到这样好听的的伤心。

  明明受委屈的是他,倒是他却还想着反过来安慰她,她真是对自己的小相公太不好了!

  心中的愧疚更深,安菀双手将冯子轩的腰身搂的更紧。

  “小相公……我……错了,我不……不应该……冲你发脾气的,你别……别生气了。”

  小姑娘说话的时候一顿一顿的,带着哭腔,一下子将冯子轩的心弄的软的一塌糊涂。

  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安菀圆圆的脑袋,冯子轩语气十分温柔的开口:

  “菀菀别哭,我没生气的。”

  “真的吗?”

  松开抱着冯子轩的胳膊,安菀乌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冯子轩,似是要看看他说的的话是真是假。

  月光皎洁,将女娃娃带着委屈和歉意的表情尽数映在了少年闪着点点星光的眸子。

  “呵……”冯子轩忍不住轻笑出声。

  而后在女娃娃疑惑的表情下,抬手捏了捏女娃娃似是有些红的鼻尖,语气无限宠溺的开口:

  “自然是真的。”

  “那小相公你刚才去了哪里?为何没有在房间里呢?”

  安菀执着的问着,仿佛得不到答案就不肯罢休。

  冯子轩将女娃娃较真儿的样子,印在心里。而后慢吞吞的将手里的烤小鸟递到安菀身边。

  “呐!菀菀看看这是什么?”

  鸟儿的外皮虽然焦的有些厉害,但香味确是十分的勾人。

  安菀咽了一口吐沫,赶忙身手接过。

  “这是小相公自己烤的吗?”

  冯子轩眸子带着笑意点了点头。

  “对啊,刚才晚饭时菀菀吃了那么钱,自然是饿了的,所以我便想着出去帮菀菀烤了只鸟儿,菀菀尝尝。”

  “嗯!”

  安菀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烤小鸟,只觉的心里一下子被填的满满的。

  原来小相公不是被她气走了,原是为了她去做烤小鸟了,小相公对她真好。

  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大口,安菀开始大块朵颐。

  许是真的饿了,一整只饿烤小鸟儿,在两盏茶的功夫后被安菀尽数的吞下肚子里。

  冯子轩坐在旁边陪着,时不时地还帮着给女娃娃递递水。

  一只烤小鸟下去,冯子轩屋子里的茶壶已经空了下来。

  “嗝……”

  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安菀有些意犹未尽:

  “小相公,烤小鸟真的太好吃了,今日小相公请了我,那下次的时候菀菀也给小相公做。”

  冯子轩笑着帮安菀整了整头发。

  “哪里用的着你给我来弄,下次若是菀菀还想吃,那我便在给菀菀烤来如何?”

  “不必不必,夫子说了来而不往非礼也,到了下次必定得是菀菀给你做才对的。”

  安菀脸色十分严肃,看起来坚持的不行。

  冯子轩见小姑娘如此认真,便也不再坚持,只是顿了顿而后看着安菀开口:

  “菀菀……,现下你可否告诉我今日为何事而生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