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汉霸主

第三百九十三章 郑玄府前

大汉霸主 一级烟枪王 7539 2020-05-20 17:18

  

   北海城的那些士族世家,地主富户等等,他们其实是没有选择的。

  在这样的世道,你还想安安乐乐的生活,好好的活着,那就一定得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可是,他们的自保能力从何而来?

  他们也都看到了,黄巾军可不会管你三七二十一,一定当真的让他们攻破了北海城,那可不是说抢掠了你的钱粮女人就算,还真的有可能会屠城的啊。

  自早一年黄巾暴乱以来,有多少地方被黄巾军祸害了?被屠了多少人?

  这样的世道,还真的不是讲道理的世道。

  当然了,或者会说,咱们有钱有粮,自己组建人马自保行不行?

  行,这个当然可以,可是现在却不是年前的时候了啊,当时朝廷解禁,不再党锢,号令天下义士共抗黄巾军。

  所谓的飞鸟尽良弓藏,狐兔死走狗烹。黄巾军已经被打败了,义军也就被解散了。这个谁都知道朝廷在顾忌什么。

  现在谁敢私下招兵买马?敢,当然有许多人敢,比如刘显?

  其实真的也有许多人敢,可是,那些人如果不是黄巾残部就是一些地方的山贼强盗,又或是公开造反的一些人。另外,还有一些拥有一定借口名目的人,在偷偷的招兵买马。

  如董卓,人家原本就是朝廷一方将领,他有的是借口可以招兵买马,并且还是朝廷给钱给粮来招募兵马的。

  刘显本身也有一个光明正大的借口,可以借刘府商队的名义来组建商队护卫队。有这些借口,朝廷也没有办法对刘显发难。

  但是这些北海城的士族世家等等,他们用什么私口来招募军马?自然,他们原本就拥有不少看家护院,算是拥有属于他们的私兵。但是,这样的私兵,兵力是有限的。

  就算你有一两千人马又如何?可以和数以万计的黄巾军对抗吗?好吧,那么多的士族世家、地主富户,可以联合起来,组成更多的军马来抵抗黄巾军。

  可是,这样的联合可靠吗?到时候又归谁指挥?且他们这么做,官府方面允许吗?官府方面不追究,或者说当地官府不向朝廷报告他们的情况还自可。如果一旦报告了,朝廷问罪,如此他们又将如何?

  所以,他们真的是没有什么可以选择,也只能遵从官府方面,也就是刘显的建议。保留守城预备军,再由他们出钱出粮对这预备军进行整训、装备等等。

  毕竟,就算他们自己招兵买马,来保护自己,那也得要自己出钱出粮。如今只不过是由官府统一来统领这些人马,最终都还是为了保护北海,保护他们。由官府来做一些事,这明显是更方便一些,也更加容易获得更多百姓的支持。

  最关键的,就是刘显对他们的承诺,如果他们都愿意遵照官府方面的命令,配合官府守城,那么刘显承诺会救他们北海。这个才是最主要的。

  在不知不觉当中,刘显的确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主心骨,成了他们心目中的救星。

  这也没有办法,因为刘显就是有这样的能力解救他们,可以找败来犯的那些黄巾军。

  连这北海郡太守刘节都要听从刘显的命令,那么他们按刘显的要求,出钱出粮养着这支北海守城预备军完全没有毛病。

  由官府出面,或说以官府的名义来征召百姓子弟成军,抵抗来犯的黄巾军,保卫北海守护自己的家园。这个,就算朝廷也都没话可说。如果说要以私自成军的罪名来问罪的话,那么请你朝廷派军来清剿泰山黄巾军,派出更多的朝廷官兵来保护北海吧?

  这些都是讲得过去的,也是以官府的名义成军,和他们个人私自成军的根本分别。

  这些,根据刘显的要求,会在北海郡下面的各个县城都发动全城的百姓,从那些地主土豪以及一般百姓家中,选出适合的子弟成军。暂时各县的守城预备军会暂时先以各县的守卫为主,先通过这样的办法,来壮大各县的守备力量。

  当然了,官府方面,也会给予各县命令,这些命令,是动真格的。如果各县再有早前那些面对黄巾军来犯,官府官兵不战不守弃城而逃的,北海要追究各县的官员以及官兵的责任。到时候,甚至会缉捕他们问斩。

  总之,得县城的官府,要承担起作为官府的责任,有贼人来犯,有黄巾贼来犯。他们要做的,就是先据城而守,并且第一时间向北海郡报告,如此,北海郡就会发兵救援。

  刘显希望北海军司马郑庆,能够利用近段时间,将预备军训练出来。

  为了训练好这些预备军,刘显也把自己的商队护卫的一部份人马留下来,让他们专门协助郑庆练军。

  刘显已经了解到,这个郑庆嘛,倒是一个人才,他熟读兵书,懂得一些战阵以及练兵之法。

  刘显原本就缺乏这样的人才。

  可以说,正常的情况之下,郑庆应该就是这样的古时代中的比较常规的练兵人才。比如说,朝廷官兵都是如何练兵的,这一套,郑庆相当熟悉。

  他在北海作为军司马,其实也就是按照朝廷官兵常规的练军操典来操练军马的。

  中规中矩。

  可是这样对于刘显来说已经不行了。

  刘显通过自己摸索,已经综合古今,得出了一套认为更科学,更适合的练军方法。

  对士兵的体能训练、杀敌技巧训练、兵种配合等等,都有所不同。但是,刘显要加强的,就是战阵方面的训练。

  刘显把自己的那一套,再和郑庆所熟悉的结合,刘显觉得,或许这样会更科学一些,更适合这个时代,极有可能会训练出无敌于当世的真正强军。

  刘显对郑庆所说的许多练兵的方法,郑庆还真的闻所未闻,越听就越觉得有道理,如获至宝一般来研究。

  经过这次刘显主持北海守城,并打败来犯的黄巾军,再加上刘显对郑庆所说的这些练兵方法。这都使得郑庆对刘显已经极为佩服,就差没有正式拜刘显为主了。

  但在刘显的面前,郑庆真的以属下自居。

  这样的情况之下,刘显提出,让郑庆为自己引见其叔父郑玄,郑庆自然不会拒绝。

  这天,刘显安抚好孔雪以及蔡嫣,让两女留在北海城,然后就和王越、郑伯,带着两三百护卫,前往北海郡高密县。

  当天傍晚时分,一行人就到了郑玄府上。

  有道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刘显一行人随郑庆来到郑玄府的时候,却发现有些情况不对,因为郑玄府外有不少官兵。

  这里是北海郡,郑庆是北海郡军司马,统领全郡官兵。郑庆对下面各县的官府官兵都较为熟悉。

  当然,这不是说对每一个普通的官兵都熟悉,但起码,对各县的统领官兵的县尉、屯长,甚至是下面的都伯等等,都有见过面,认识。最少他们都会认识郑庆这个军司马。

  可是,现在在郑玄府外的这些官兵,郑庆觉得有些陌生,那些官兵,居然也不认得他这个军司马。

  且,不说郑庆了,就是刘显也看出来了,这些官兵似乎有些不对,因为看上去较为精悍一些,在精气神上,也要较为傲气一些。尤其是他们的武器装备,身上的衣盔,都显得较为精良整齐。

  还有,这些官兵的人数不少,估计会有五百人左右。

  郑庆这当下就奇怪了,为何会为官兵出现在自己叔父的府上?

  他当下便策马上前,问道:“尔等哪里来的官兵?来我叔父府上所为何事?”

  “你又是谁?咱们朝廷官兵在此办事,闲杂人等回避!”

  一个身穿将甲的大汉喝道。

  事实上,在刘显这一行人前来的时候,他们自然也看到了,这三百多人人携带军械的人马,他们也不可能不警惕,所以,这个时候,他们也集结了不少官兵在郑玄府门前等着了。

  “朝廷的官兵?”郑庆皱了一下眉。

  一般情况之下,如果朝廷派出官兵前来地方办事,肯定绕不过郡府。他作为一郡军司马,肯定会最先知道的,但是自己竟然不知道朝廷派了官兵到自己所在的郡境。

  “本人乃北海郡军司马郑庆,此郑府乃本人叔父之家。你们前来北海,为何不到北海郡城报备?直接绕过郡府,前来本人叔父家里所为何事?”

  “原来是北海郡军司马。咱们也是刚来,原本的确需要到北海郡报备,可是到了北海郡城,却发现你们再遭受黄巾军的围攻,所以,咱们就直接绕过北海郡,前来办事了。”

  “办事?”

  “本将军乃是何进将军部下校尉,江斌。奉何进大将军之命,前来护送郑玄先生进京为官。”

  这个将领原来是朝廷军中的校尉。

  朝廷军中的校尉,实际也就等于跟郑庆这样的一郡军司马同级的军职身份。一般郡的统军将领,也称郡都尉。

  江斌这时对郑庆抱拳道:“郑军司马,你来得正好,郑玄先生是你的叔父?这也太巧了,还请郑军司马帮忙说项说项,请郑玄先生务必答应进京。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不是?此大汉天下,大多少人想入朝为官而不得?又有多少人花钱买官?现在何进大将军听闻郑玄先生学究天人,满腹才学,心生爱才之意,想着如此大才却没能为大汉朝廷出力,这也实在是太过遗憾与屈才了。所以,才特意命令我等前来北海,护送郑玄先生进京。”

  江斌把来意作了一个说明。

  郑庆听后,倒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道:“如此你们已经跟郑某的叔父谈过了吧?郑某的叔父如何说?他不愿意?”

  “咳咳……郑玄先生的确不同意进京,所以,还请郑军司马帮忙说项说项,要知道,朝中有人好当官啊。郑军司马如今已经是一郡军司马,如果郑玄先生入朝为官,以后对郑军司马的仕途也肯定会有帮助的,说不定,用不了多久,郑军司马也能入朝为官了。”

  江斌这时故作和郑庆自来熟的样子,似极为亲近的对郑庆说道。

  “呵呵,待郑某见过叔父再说吧。这位是巨鹿柳林村刘府少主刘显公子,嗯,也就是平原王府少主刘显。郑某今天是特地陪他来见某叔父的。请你们先让一让。”

  这些官兵已经把郑府大门都守住了,郑庆谈谈的笑了笑,在介绍了一下刘显的同时,让他们让开。

  刘显的名字,的确也传到了京中去了。或许洛阳京中的一般百姓可能不知道。但是朝廷中的官员,以及军中的人,基本上都会听说过。

  只要是有心人,都会听说平原王府马贵人收了一个义子的事。

  江斌虽然只是一个军中校尉,但是却也算是军中的一号人物了。尤其是何进派他前来把郑玄请进京,那么他自然也算是何进可以信任的人,是何进身边的人。

  所以,江斌一听郑庆的介绍,这不由望向刘显,有些好奇的打量刘显。

  “你便是柳林村刘府刘为?本校尉听说过你,不过,呵呵,平原王府少主?这个还是算了吧。”

  江斌打量了两眼刘显,有些阴阳怪气的道。

  很明显,他也是打心底里不会承认刘显是那什么平原王府少主的。至于什么的柳林村刘府少主,这个名头又算得了什么?

  京中的官员或是军将,看待地方的人,自然一股持势凌人的傲气。

  如果郑庆不是表露了是郑玄的侄子,那么他也不会对郑庆客气。

  他们这次前来,是一定要完成邀请郑玄进京的任务的,如果郑玄同意进京还自可,如果不同意,那么他们就会强行把郑玄带到京去见何进。

  刘显这个时候懒得理会他,因为这个时候,刘显的脑出海中,触发了一些刘显曾经看过的,有关于郑玄的一些记载,可以读取到一些跟郑玄有关的消息。

  这看了之后,刘显就已经知道是什么会事了,心想这次来得还真的太巧了。

  要知道,如果来晚一些,刘显可能就暂时见不到郑玄了。

  而如果来早一些,自己想要请郑玄助自己恐怕也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

  现在嘛……刘显觉得自己十有八九可以邀请得到郑玄为自己所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