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汉霸主

第四百七十三章 胜似皇帝

大汉霸主 一级烟枪王 7357 2020-08-09 07:26

  

   何皇后已经很久都没有吃过真正意义上的家庭晚宴了。

  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热热闹闹的吃一顿饭,欢声笑语的。这样的情景也只有她孩提的时候才有过。

  为什么说是她小时候才有过呢?

  因为她长大了后,懂事了,才发现自己的家里并不是那么的和谐。又或者是到了她开始懂事的时候,家里的两个兄长亦早已经长大成人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两个兄长就如仇人一般,见面就会针对,发展到想在一起开心热闹的吃一顿饭都很难做得到。

  如今在武勇侯府,在刘显这里,让她感受到了这种家庭晚宴的温馨。

  在这里,也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大家都比较随意,可以随便的轻松的聊话。

  而让何皇后感到很好奇,并且也感到很有意义的,就是刘显这里的餐桌了。

  这是刘显特意让木工匠制作出来的大圆桌。十人座的那种,在桌子中间,刘显也让木匠制作了一个转盘,可以转动,方便围坐大圆桌的众人夹菜。

  这个在后世本是很平常的桌子,现在却让何皇后觉得是别具匠心,好奇不已。

  因为何皇后在这里,所以并没有让太多侍女进来侍候。

  何皇后和马贵人一左一右坐在刘显身边,然后还有易姬和黄舞蝶。

  郑伯以及小桃也在,还有另外一个叫小药的侍女,她是马贵人身边的人。她们都不算是外人,平时也会在一起用膳。

  其实一开始,郑伯以及那些侍女还是不怎么习惯的,但是刘显强势的要求,以后在家里就要在一起吃饭。这样久而久之,他们也适应了这样。

  或许也正因为已经适应了这样坐在一桌吃饭,所以,这次哪怕多了何皇后这个皇后,她们却也不会觉得有太多的不自然。尤其是在刘显一边吃饭,一边跟她们说着一些后世的笑话,逗得何皇后也笑不拢嘴,看上去跟寻常的女人也并没有太大的分别后,她们也放开了。

  真正也让何皇后感到有意思的是,听着刘显等人说东道西,谈着一些民间的趣事时,让她感到很有趣。

  其实就是一顿饭而已,在刘显这里都能够吃出新花样来,众人在一起其乐融融。

  这样的气氛,真的让人感到很愉悦放松。何皇后也吃得比平时多了不少,且还有些意犹未尽,只是肚子已经圆豉鼓了,吃不下了。

  酒菜好吃是一方面,关键也得要看气氛心情,心情好胃口就好。

  吃完饭后,众人就在后花园里散步,在花园的亭子里喝茶消食。

  到了点灯时分,刘显又让易姬取来了琴,让她弹琴唱曲作乐,还让黄舞蝶舞了一曲她的刀舞。

  如非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何皇后在这里,刘显还可以把王秀儿她们叫来,她们弹琴跳舞,显得专业很多。

  不过这也足够了,易姬弹琴不差,尤其是唱得很好。当然了,那是刘显抄袭了后世的一些乐曲,那些流行歌曲跟这个时代的乐曲是完全不一样的,一般都是节奏明快,朗朗上口。尤其是歌中的歌词,跟这个时代的文学风格也是完全不一样,可是却更加的浅显明了,直指人心。只要听过了一次,基本上都能够跟着唱上几句。

  何皇后真的无比惊讶,越听就越觉得好听,这些都是她从来都没有听过的歌曲啊。

  “真的不可思议,听她们说,这些乐曲都是你创作出来的?这么动听,你是怎么想出来?”

  何皇后坐近刘显身边无比好奇的问。

  “灵感一来,有感而发,自然而然便创作出来了。这些有什么好奇怪的?而且这些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开心就行。”

  刘显自然不会一本正经的去告诉她自己是怎么创作出来的。对她道:“皇后娘娘,我刘显呢,还真的比较贪图安逸的。这一辈子,我觉得一定要活得自在,过得开心。如果这大汉天下,一直都是一个太平盛世,那么我刘显这一辈子,估计也就是这么过了。白天忙些经营的事业,把活计做好,赚点小钱。晚上回到家里,能够和自己最心爱的人一起,开开心心高高兴兴的吃顿饭,然后一家子坐在一起聊聊话儿,一边听听乐曲跳跳舞,搞些娱乐,充实一下生活……哈哈,这样我觉得挺好的。”

  “你当然觉得挺好了,对于你来说,什么叫赚些小钱呢?你这一下子就赚到了那么多钱,数以亿计啊,换成了人家,也一样会觉得很自在舒服。还有,你府中的吃的喝的,都是最好的,堪比皇宫,甚至连皇宫里都没有你府上的那么丰富。然后还有这么多节目,动听无比的歌乐,就算是皇宫的乐师也不会你这些乐曲。说实在的,人家现在怀疑,似乎你府上才是皇宫,如果能够做到像你如此,那么跟在皇宫里又有什么分别?不是皇帝却胜似皇帝了。何况……你身边娇妻美妾,艳福不浅哦。就算皇帝也不过如此。”

  何皇后有少少吃味的白了刘显一眼,眼神不时的瞟着易姬和黄舞蝶。

  何皇后碍于自己皇后的身份,在人前自是不敢轻易的表露她跟刘显的关系。可是,和刘显一起后,她的芳心就系在刘显的身上了,作为女人,有少少吃醋是自然的。

  “嘿嘿,小侯自然是艳福不浅,因为,身边有你这个艳压天下的何皇后啊。”刘显偷偷的捏了何皇后一把,小声的说道。

  “缨姐都跟人家说了,除了易姬、舞蝶、张宁,还有孔雪、蔡嫣、小菁……她们一个比一个青春美丽,只怕你转眼就忘了人家了。”

  “怎么会?孔雪、蔡嫣、张宁、舞蝶、小菁她们,都是我的妻子,你啊,乱吃她们的飞醋了。我答应了,多找机会陪你好了。”

  “人家也想多和你在一起,可是不行啊,人家想出一趟宫都不是那么随意方便。何竟,公然来你这武勇侯府肯定是不行的,要是落在有心人的眼里,人家就要遭祸了。”何皇后现在真的有些舍不得刘显了,在想着要如何才可以常和刘显幽会。

  “安心吧,别忘了,小侯也可以随便进出皇宫的。只是也的确不易随便进入皇宫,因为……皇帝杀我的心不死,轻易入宫,少不得会遭到毒手……嗯,这样吧,容我考虑考虑,总会有办法的。只要能够找得到让你可以经常进出皇宫的借口就好办了。”

  刘显安抚着何皇后道。

  “经常进出皇宫的借口难找……不过,出宫一段时间,这还是有办法了……”何皇后若有所思的道。

  “哦?身为皇后,可以离开皇宫一段时间?”刘显不清楚这些情况。

  “自然是可以的……但必须要有站得住脚的借口。毕竟,除了这京城的皇宫,不少地方也还有行宫,天气太热的时候,皇上可以离开京城,到一些适合避署的地方的行宫,而我们宫里的娘娘妃子这些,也都可以随行。可皇上已经很久都没有离开过京城到别的行宫去了……”

  “说了等于没说,皇上都一起的,那咱们……”

  “有了!西山皇陵有行宫,人家就说,到西山皇陵去祭拜,为天下百姓祈福,祈愿天下太平,来年风调雨顺。另外,就说想在西山皇陵清静一下,向宗庙道长请教一些道教经书的经意……小住一段时间,清斋静心,对,就是这样!”

  何皇后这时候已经找到了一个认为可行的借口,一脸欢喜的道:“反正,皇帝如今也不待见人家,离开皇宫一段时间,他也巴不得呢。”

  “额,皇后,你说的这西山皇陵……在哪?另外,你到了西山皇陵,可小侯也总不能也去陪你吧?毕竟京城事多……”

  “笨死了,这只是人家出皇宫的一个借口。西山皇陵就在京城西效,离京不过是四、五十里。人家到了那里,打点好了一切,然后就再偷偷的回来不就行了吗?不过,你到时候得要去接人家……”

  “还有,你这武勇侯府也太过引人注目了,人家不能来这,要另外找一个地方。”

  刘显听着,好吧,这是想好要跟自己长期幽会了。

  “这样啊,那就到翠竹阮吧,也就是现在的民以食为天酒楼。现在主楼还差些没建好,但是原来的一些独立的小院都差不多修整好了。我留下一个独立的小院,你就住进那里。待天楼开业后,可能会有许多有趣的事,你到时候,可以稍作打扮,主要是化丑一些,你太美了,不扮丑一些可不行,就当作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到处逛逛玩玩。”

  “好,这样就太好了,说真的,人家到了京城这么多年了,都还真的没有好好的逛过京城呢。”

  “好玩有趣的事多着呢,到时候,我陪你好好的游玩一下京城。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游玩京城,这也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哦。”

  “对对对……”

  何皇后不禁有些期待起来。

  马贵人也在陪着,听到何皇后和刘显在小声的嘀咕,她不禁反了反白眼,这对“狗男女”,竟然打得火热了。

  不过,她倒也不担心自己会失“宠”于刘显,也加入来聊话。

  到了众人尽兴后,马贵人特意先找借口和易姬、黄舞蝶她们离开。这是给刘显和何皇后制作独处的时间机会。

  马贵人知道,这何皇后难得的出宫一趟,平时想和刘显恩爱一次都有些困难,而自己却是随时都可以。

  夜里,刘显和何皇后自然又是说不尽的缠绵。

  然后,何皇后休息了一会,就到了凌晨回宫的时间了。

  刘显侍候她重新换回了那一身粗布麻衣,再把她的秀发弄乱一点,看上去就是一个不讲究的劳动民妇的样子。反正,只要她不抬头,或者是别让人注视太久,一般都不会有人看得出她就是当今何皇后。

  刘显带着何皇后悄悄的从后门离开,再陪着何皇后到了放置倒夜香的那小推车之处。那里就是和何皇后置换了衣裙的那个民妇的住处。那个民妇是个中年妇人,独居。不过她还留在皇宫里,并不在家,这也是她告诉了何皇后,何皇后才能找得到这里,把那倒夜香的小推车推到了这里。

  刘显为何皇后推着臭哄哄的夜香小车,而何皇后则是亦步亦趋的在后面跟着。

  这还真的应了刘显早前的趣话,夜香皇后,夜香小侯爷。

  凌晨的京城,静悄悄。

  刘显和何皇后都没有说话。

  不过,对于何皇后来说,这个时候似无声胜有声。

  她觉得,在这一刻感到特别的幸福。

  她甚至都有点希望,希望自己就是一个倒夜香的民妇,而刘显就是她的夫君,这个时候,夫君陪着自己一起去倒夜香。这样,似乎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

  甚至,何皇后现在都并不太觉得太臭了。这回皇宫,和她从皇宫出来的时候,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完全不同的心境。

  要知道,她扮作民妇推着夜香推车出来的时候,她都不知道干呕了多少次。

  她现在希望,刘显可以陪着自己,在这夜里一直走下去。

  不过,很快就到了皇城的一个侧门之处。

  刘显停了下来,对何皇后道:“皇后,到了,是从这里进去的吧?你自己要小心,我就不便露面了。”

  “嗯,是从这里进去的,这是专门给倒夜香的,以及一些在皇宫里干杂活,必须要在夜里进出皇宫的人进出的侧门。”

  “哦,原来如此,那不送了哦。”刘显上前,握着她的手,再拥抱了她一下,在她的耳边道:“我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刘显……显弟,以后人家和你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就叫你显弟好不好?”

  何皇后有些舍不得,反手搂住了刘显。

  还好凌晨时分,四周有些黑暗,又没人,皇城城头上,那些守城禁卫怕也都在打瞌睡。所以也不怕有人看到。

  “可以啊,咱们单独一起的时候,我叫你皇后姐姐好了。”

  “嗯……显弟,人家现在想听你叫一声娘子……”

  “娘子。”刘显叫了一声。

  “嗯,夫君,那奴家先去干活了,你先回家吧。”

  何皇后高兴的应了一声,松开了刘显,推着小推车往皇城侧门走了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