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无上血脉至尊

第1496章 猪刚鬣

无上血脉至尊 悲伤的蛤蟆 9273 2020-05-20 17:18

  

   虽然猪刚鬣的圣域已经被打爆,这么多年来在兽牢内又没有多余的大补之药去修复圣域,在黑龙山神殿的估算下,别说是半圣境了,能够保持万象境巅峰已经很不错了。

  可惜,猪刚鬣不仅没有掉落到万象境,竟然能够偷偷的凝聚了一些圣域,实力是毫不弱于半圣境!

  “嗯?”长袍老者眼神瞬间锐利起来,如同一只破空而降落的雄鹰,他瞬间传音给宁弘儒,道:“情况有变,能够撑住此猪刚鬣三个呼吸,就让你晋升!”

  毕竟只是记名弟子考核,又不是真传弟子考核,用不上让考生冒险去承受半圣境灵兽的威能!

  听到长袍老者传音的一瞬间,宁弘儒的脸色顿时狂喜,虽说面对猪刚鬣乃是半圣境级别的灵兽,尽管他身怀灵器,可是也万万抵挡不住十个呼吸这么长的时间。

  可是,现在改成三个呼吸时间,也就三招罢了。

  “我可不信,以我宁弘儒的实力和天赋,抵挡不住这个猪刚鬣三招。”宁弘儒一拍折扇,顿时发出万丈光芒,交织出一大片的灵纹。

  这是一把上品的灵器,由他宁弘儒家族长辈,修行了七重圣域的强者亲自炼制的。

  宁弘儒只是呆滞了一瞬,就重新恢复了自由,可是猪刚鬣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也到了。

  “啪!”

  宁弘儒挥舞着折扇,想要抵挡,前一瞬间还自信无比,嘴角微微往上翘,以为自己很厉害,肯定可以抵挡住猪刚鬣的攻击,可惜下一瞬间他脸色就剧变了,因为他折扇被打折了,狂暴的力量源源不断。

  宁弘儒倒飞,浑身骨头碎裂,鲜血汨汨的从其空中汨汨而出,根本就止不住。

  气氛瞬间就凝固了,太快了,战斗瞬间就结束了。

  “吼!”

  猪刚鬣仰头长啸,腥风狂涌而出,兽性暴露无遗。

  “哼,孽畜!”长袍老者脸色一冷,“兽就是兽,养不熟,驯服了百年,竟然还兽性不减!”

  虽然心中稍有不满,可惜猪刚鬣确实没有违规,只伤人,没杀人。

  长袍老者大手一挥,一个光环就将宁弘儒圈住,上面有繁奥的灵纹交织在其伤口上,止住其伤势,性命也就保住了。

  “下一位!”

  长袍老者冷酷无情的回头看了秦升与柳七月。

  “我来!”

  柳七月英气逼人,一马当先,她看着猪刚鬣,眸光之中充满杀意。

  “还是我来吧。”秦升淡漠道:“你挡不住这头肥猪。”

  柳七月回头瞪了一眼,恨道:“要你管,我的爹就是死在兽潮中!”

  “我最狠就是兽!”

  秦升无语了,自己也是好心,他已经化成圣体,早就能够看到这个猪刚鬣隐藏了实力,而且体内还有大秘密,也许根本就不止是半圣境!

  “柳族小主,你能够挡住一个呼吸就算过关,这头猪刚鬣有些不一样。”长袍老者对于柳七月的态度明显好多了,忍不住说道。

  柳七月摇头,道:“我要亲手杀了这头猪刚鬣!”兽潮极为可怕,并不是当初大焱城那种兽潮,而是灵兽潮!

  灵兽潮,在北地禁区是最恐怖的事情之一。

  因为一旦被围困,别说是圣域境,即便是小圣境,甚至大圣境,也会被身死道消!

  柳族在北地禁区很强,柳七月的父亲更是一尊大圣,可是也就因为兽潮被活活耗死!

  也就是说,兽潮面前,哪怕是大圣也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柳七月的爹死在兽潮,这让她十分痛恨灵兽,这也是很正常的。

  “噼里啪啦!”

  柳七月的长鞭划出一道璀璨的光环,而后铺天盖地的朝着猪刚鬣笼罩而去。

  “哼,狂妄的人类!”

  猪刚鬣的力量彻底爆发,半圣境的威能没有丝毫的隐藏,彻底的爆发出来,徒手去抓柳七月的长鞭。

  噗嗤的一声,猪刚鬣的猪蹄竟然斩断,它痛苦的大叫,眸光中泛着冷漠的杀意,可是又是不知道什么东西让它十分顾忌,没有暴起。

  “嗯?”

  秦升十分敏锐,他感觉到这个猪刚鬣有些不对劲,因为在一瞬间,他感受到猪刚鬣的身上藏着可怕的威能。

  这一股威能,远超一重圣域!

  “不对劲啊!”

  秦升双眸发光,他运转了九死神功,想要探查兽牢的深处。

  这一座兽牢已经存在一个纪元了,黑龙山神殿根本就不是这一座兽牢的第一任主人。

  也许是一个纪元,也许是十个纪元,传承早就断了,没有人知道这兽牢到底存在多少年了。

  借着九死神功,秦升看到兽牢的深处,这里关着数之不尽的灵兽,怕是有百万之多,有些实力很差,甚至连猪刚鬣都不如,可是有些确实如同黑夜中的太阳,耀眼无比。

  “大圣境级别的灵兽?”

  秦升脸色有些苍白,虽说有兽牢压制,可是窥视一尊大圣,他还是有点心有余悸的。

  “停!”

  长袍老者大喝一声:“柳七月晋升记名弟子!”

  猪刚鬣暴起,想要报仇,可是又顾忌一些什么,就没有再追杀柳七月。

  “圣主,为何不让我杀此女?”猪刚鬣的双眸阴晴变幻,用魂力传音质问。

  兽牢里面的最深处,那一尊大圣,便是猪刚鬣口中的圣主。

  “莫急,下一位的青年,你一口吞掉他,他体内有我觊觎都瑰宝。”那一尊圣主传音道。

  “一口吃掉那青年?那我的性命……”猪刚鬣先是一喜,而后又是担忧起来,人类的惩罚手段,他是十分忌惮的。

  “无妨,我会出手!”

  “这个兽牢困不住我等了!”

  猪刚鬣听到了圣主的话中之话。

  兽牢困不住他们,那不是说他们随时可以逃走,然后大杀四方?

  想到这里,猪刚鬣就没有因为丢掉一条猪蹄而生气,因为他准备要重获自由了。

  “人类小子,速速过来送死!”猪刚鬣高高在上,斜眼鄙视秦升,似乎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内一般。

  秦升朝着长袍老者点了点头,问道:“杀了他,我有什么奖励?”

  闻言,老者脸色皱眉,他很清楚猪刚鬣的实力,别说万象境的武者,哪怕是圣域境强者,要杀这头猪怕是也有一些难度。长袍老者认真说道:“倘若你能够杀了此猪妖,我推荐你晋升为真传弟子!”

  万象境就能杀曾经圣域境的灵兽,这种天赋,配得上真传弟子。

  而且秦升这么年轻,天赋可期啊!

  “好!”

  能够一步到位,成为四大传承地的真传弟子,这对于他去古战场寻找自己父亲有很大的便利。

  毕竟,真传弟子还是毕竟罕见的,有些修炼了七八重圣域的年轻强者,也不一定能够有资格成为真传弟子。

  “开始吧!”

  在长袍老者的一声命令之下,秦升动身了,轻飘飘的挥出一拳,软绵绵感觉没吃饭一样。

  可是,就是这么一拳,让猪刚鬣浑身的猪毛都如同钢筋一样竖起来,仿佛看到什么见鬼的东西,想要躲避。

  猪刚鬣还想一口吞了秦升,万万没有想到秦升随便打出的一拳就让他吓破胆了。

  砰!

  猪刚鬣被一拳打飞,浑身的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浑身瘫软在地,大声的嚎叫。

  “败了?”

  柳七月那俏脸上尽是震撼之色,她死死盯着如同一团烂泥一样的猪刚鬣,根本不愿意相信这一幕。

  猪刚鬣有多强,她柳七月是最清楚的,她用了柳族的传承功法,再加上她爹亲手炼制的灵宝,也没有收拾到这一头猪刚鬣,现在就这么被秦升轻飘飘一拳打爆?

  “肉……肉身成圣?”长袍老者毕竟是多重圣域强者,见识过不少强者,也见识过诸多的手段,一眼就能够感受到秦升刚刚的一拳带着浓浓的圣意。

  多少年了,肉身成圣的强者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过。

  很多年前也是出现过肉身成圣的强者,可是在古战场战死了……

  现在又出现了肉身成圣的天才!

  “小友,我觉得我的资格不配对你推荐啊!”老者有些不安道,肉身成圣的天赋一般都很高,横扫同一个大境界的武者!

  “无妨。”秦升嘴里带着微笑,“你尽管推荐就是了。”

  闻言,长袍老者也是点头,一个肉身成圣的天才,哪里需要推荐,只要上报就能够百分百成为真传弟子。

  “咻!”

  就在这个时候,在兽牢的最深处,一道绿色的幽光落到死在地上的猪刚鬣身上。

  “咔嚓咔嚓!”

  猪刚鬣的骨头竟然自我愈合,而后双眸也变成了碧绿色,看上去好像中邪了一样。

  “人类,通通都得死!”猪刚鬣的气息暴涨,在几个呼吸之内,竟然从半圣境暴涨到三重圣域。

  这是什么概念,比坐火箭还要快,刚刚的一道绿色光芒到底是什么力量,能够让一头半圣境的灵兽在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内暴涨到三重圣域?

  “秦升,速退!”

  电光火石之间,长袍老者爆喝,与此同时他的身体暴涨,化成一道流光挡在了秦升的面前。

  秦升也被突兀起来的变化吓了一跳,他早就察觉到这个猪刚鬣有些不对劲,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隐藏着三重圣域?

  “轰隆隆~~~”

  兽牢暴动,原本兼顾可摧,现在纷纷坍塌,百万灵兽准备破牢而出。

  “糟了,兽牢崩溃了,尔等速速去报信!”老者着急的传音给秦升和柳七月,至于重伤昏迷的宁弘儒压根就没有人管了……老者的长袍猎猎作响,苍老的脸孔瞬间凌厉无比,眸光转眼间就充满了战意。

  变异的猪刚鬣,在兽牢被压制了这么多年,不但修为没有掉落,反而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晋升到了三重圣域?

  兽牢是什么地方,这一位长袍老者最清楚不过了。

  黑暗,毁灭,杀戮!

  那是兽牢里面永恒的主题,里面的灵气枯竭,提供的血食又不多,所以里面的灵兽基本上不可能会进步,只会慢慢的掉落修为!

  可是,长袍老者滕阳万万没有想到,坚不可摧超过一个纪元的兽牢竟然要准备坍塌了。

  “三重圣域的灵兽!”

  秦升感觉心脏狂跳,浑身的血气元力都被封印,即便是有滕阳这个同样是修炼出多重圣域的强者身旁,他仍旧隐隐感觉自己行走在泥潭之中,寸步难移啊!

  “咳咳~~”

  最终,秦升竟然口吐鲜血,他受伤了!

  秦升可是肉身成圣,炼成了圣体,即便是二重圣域的强者,想要伤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今面对三重圣域的猪刚鬣,而且还不是正面迎击,竟然都受了内伤,鲜血忍不住要吐出来。

  由此可见,这个猪刚鬣有多么的强横。

  “孽畜,滚一边去!”

  滕阳整个人都如同太阳一般,焚烧起来,大手一挥,漫天的蔓藤竟然如同蜘蛛网一样,笼罩住了猪刚鬣。

  与此同时,他手持混天灭魔镜,即便那只是一块复制品,可是也是蕴含了无上威能的可怕灵器。

  “咻!”

  混天灭魔镜射出一道天阳火焰,瞬间就击穿了猪刚鬣的心脏,而后噼里啪啦的焚烧起来。

  “吼~~”

  猪刚鬣疼得大吼大叫,一双碧绿色的眼眸射出幽暗的光芒,而后就被漫天的蔓藤淹没了。

  “兽牢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

  “都已经存在了一个纪元的兽牢了啊,万年之前的灭世之战都没有将其毁灭。”

  “怎么今日会发生这种事情?”

  滕阳手持着混天灭魔镜,闲庭信步的走近兽牢,平常他都是通过混天灭魔镜去观察兽牢,即便是以他的实力,也是万万不敢太过靠近兽牢的。

  里面被牢狱的可是一些可怕的灵兽,甚至曾经有大圣境的灵兽,谁知道他靠近会遇到何种可怕事情。

  他不过是炼出了五重圣域,实力比一些真传弟子也强不了多少,别说是大圣境了,距离小圣境都还差很遥远的一段距离。

  圣域境九重,而后才是小圣境!

  如今滕阳不过是圣域五重,距离小圣境还有四重圣域。

  九重圣域,以后每一重修炼起来都难于上青天!

  尽管危险万分,随时都有可能丢了老命,可是滕阳还是决定去近距离看一下!

  兽牢的安危,关系到整个黑龙山神殿的安危!!!

  近了,滕阳大手一挥,混天灭魔镜就如同离弦之箭,爆射而去,照亮了被黑气笼罩住的兽牢。

  漆黑,腐朽的气息扑鼻而来,在兽牢的旁边,竟然有一只猴类的灵兽,挥舞着一根黑不溜秋的铁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