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穿越之妃要当家

第175章

穿越之妃要当家 童欣宝 6367 2020-08-01 03:02

  

   君柳月在僵硬的床上翻了身,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清楚地听见,外面传来对话声。

  屋外,孙氏小心翼翼地道:“娘,您看是不是找人看看大小姐,她毕竟是将军府的嫡长女啊,真要死了……”

  马氏听了儿媳的话,却冷着一副黄脸,淡淡的答道:“她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不起的小姐了,我早听人说过,她虽是宰相府前夫人肚子里爬出来的嫡女,可谁叫她娘死的早呢?现在谁不知道宰相府是平夫人说了算,而平夫人早就看她不顺眼了,但为了估计自己后母的面子,不好直接杀了她,这才将她丢到这偏僻的南苑里来的吗?这样的人,你觉得你去禀告老爷夫人会有好果子吃吗?哼,我看她根本就不是病了,而是偷懒,每次让她做点事就装死,臭丫头!“

  君柳月听着这对话,突然一个机灵,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周围,这屋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一张四方的桌子,四条长木凳,还有一个放东西的柜子,最后就只剩下自己躺着的这个木架床。

  原来刚刚画面里的母慈父爱终究是一场梦啊。

  现在梦醒了,自己也该明白自己的处境了。可是现在自己已经十三岁了,早以过了娘临终前对自己说的十岁前装傻的遗言了,如此说来自己是不是可以借此机会恢复正常了呢?

  “她虽然脑子不灵活,但直到前两个月到底还有人伺候,哪里做过粗活,今天估计是又糊涂了不小心掉进冰窟窿才会病的,也不能全怪她……”现在天气冷,马氏却让柳月一个孩子去冰上洗衣服,孙氏心里不忍,却又不敢理直气壮的和婆婆言论,只能语气惶惑的在一旁为柳月辩解。

  看着现在越发失利的柳月,马氏冷哼一声:“死人还能守住自己的棺材,她倒好,不仅仅不能做一点点事,还老是给我找麻烦。明明不是小姐的命,偏偏却要装成一副小姐的样,别人两步走的路,她要分作三步走。看她在那儿装病我就来气,再这样索性直接丢出去冻死最好!”说完面寒如霜地盯着马氏,“你当我不知道,你可怜这贱人,你要是可怜她,那衣服你自己帮她去洗了!”

  孙氏忙接着道:“是,娘说的是,媳妇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马氏气呼呼地起身,把门砰的一声甩上了。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明明在洗衣服吗?怎么会躺在这里?君柳月想要动一动,却浑身无力,仿佛骨头都散了架,她挣扎着想要看清楚这里的一切,就在这时候,外面的人突然掀开帘子进来了。

  很快,君柳月落入一个人的怀抱,这人肩膀窄窄,胸脯柔软,身上还有股皂荚的香味。

  “喝碗粥吧,发身汗来,病就会好了!”

  热气扑面而来,君柳月看着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女人,心里不由的一暖,在这生活的近十年时间里,自从这个女人嫁进来就一直对自己很好,为了自己没少受马氏的刁难。想到这里,君柳月的眼睛里带了一丝隐隐的感激。

  孙氏却以为她还是冷,于是担心地说:“怎么,身上还是冷吗?”

  她的声音充满关切,听得出来,她是真心关心自己。

  看着没回答的柳月,她接着说道:“应该找个大夫给你看一下,可是娘她……唉……”

  君柳月看着孙氏手里的粥,不知是用什么米熬出来的,光是那股气味都怪怪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眶,却慢慢地湿润了。因为这份单纯的关心,让她下定决心要利用这次病恢复过来,不再当傻子。以往只要欺负了她的,那么如今就都等着她的回报吧。

  君柳月刚要说话,突然看见一个人快步从外头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原本一手捧着一碗粥,一手扶着柳月的?孙氏,在看清来人是不由的发起抖来。

  “你在干什么!还不拿过来!”

  孙氏吓了一大跳,连忙放开君柳月站起来,刚想把那碗放在桌上,因为太着急那碗便倾侧过来,有些汤汁淋淋漓漓的向外面泼,烫得手指十分疼痛,却忍着要往下放。

  马氏见她竟然敢偷偷给君柳月送吃的,还把汤水溅出来,一股火立马串了起来,顺手将桌上那一碗粥捧起来,向孙氏脸上一摔。只听得哐啷一声,淋得孙氏一身的汤汁,她却不管不顾,跳起来指着像落汤鸡的孙氏骂道:“小贱货,我说了谁都不许给她送吃的,老娘的话你听不见是不是,你要是不想在这家里呆了,马上滚出去,老娘眼睛里揉不进砂子,容你在我面前活现世!”

  孙氏被马氏这一碗热粥烫得脸上顿时红肿起来,却只能忍着泪,一声也不敢言语,转而弯腰去拾那地下的碎瓷片。

  看着孙氏因为自己而受罪,君柳月盯着马氏,下意识地刚要说话,孙氏却急忙向她递了一个不要的眼色,似乎她开口反替她添罪。

  孙氏是一个柔顺的儿媳妇,可是不管她怎么做,马氏这个恶婆婆都不肯放过她,整日里挑三拣四就罢了,一看到孙氏来帮君柳月,就以为她故意跟自己对着干,更加倍地刻薄她们两个人。君柳月咬牙,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马氏。

  马氏被她请冷冷却带了一丝说不出的寒意目光盯的心里一跳,为强装镇定,劈头盖脸的骂道:“你疯了不成,用什么眼神看着老娘!在看,老娘挖了你的狗眼。”

  听着她的辱骂,柳月并没有低下头做出以往怕怕的神情,还是定定的盯着她。其实柳月并没有想要把马氏怎么样,毕竟现在的情形她很清楚,自己即使马上清醒也不一定就能帮孙氏讨到好处,说不定还会因此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回想着以前马氏的为人,想着她的贪婪,再摸摸自己贴身衣兜里的玉镯子,不由得左右为难,毕竟这是亲生母亲留给自己的唯一遗物。就在她沉思在左右为难的时候,马氏的爆喝声传来“发什么呆,小贱人!”看着君柳月的模样,马氏以为她在发呆,皱眉骂道。

  这玉镯子是亲娘留给她的唯一念想,她拼了命地到处藏着,一直都没敢让马氏知道。但今天……君柳月抬头看着她,目光中有一丝清洌的冷光闪过,脸上竟然迅速出现了一丝讨好的笑容,“马婶,我在这里这么多年多亏了你照顾,又没什么可以谢谢你的,这个玉镯子便送给你吧。”

  马氏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还藏着的这样的一个玉镯子,居然由君柳月自己拿了出来,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冷哼一声,一把从她手上抢过玉佩,道:“这还差不多!”

  孙氏吃惊地看着君柳月,像是半点都不认识她了,在她的印象中,柳月一直死死护着这个玉佩,从不肯让人拿走的,怎么会突然送给马氏……

  马氏拿了玉佩,心情顿时好了很多,冷哼一声,道:“算了,你在床上再躺一天吧,不过明天你可得起来干活!”

  君柳月的笑容越发温顺:“当然了马婶,我明天就起来!”

  马氏惊诧于君柳月的温顺,刚要再说两句,这时候,一个高大的男子突然从外面走进来,进来看了这场景,像是习以为常,一脸恼怒地看了一眼马氏,似乎是厌烦的模样,勉强笑道:“娘,怎么又生气了,来,今天我在集市上买了块布料给你,穿起来就跟县城里的夫人一样的,快跟我去看看!”说着便带拖带扯,将马氏催了出去。

  马氏一面走,一面回头望着孙氏说道:“再让我看见你给她送吃的,仔细你的皮!”一路喃喃的骂着走了。

  孙氏见马氏不在面前,才掩着面泪如雨下。

  君柳月看着孙氏,微微摇了摇头,软弱的退让是没有用的,那块玉佩么,自然多的是法子再要回来!而对付马氏这种无赖,一定要恶整到她被扒了三层皮为止!

  原来刚刚画面里的母慈父爱终究是一场梦啊。

  现在梦醒了,自己也该明白自己的处境了。可是现在自己已经十三岁了,早以过了娘临终前对自己说的十岁前装傻的遗言了,如此说来自己是不是可以借此机会恢复正常了呢?

  “她虽然脑子不灵活,但直到前两个月到底还有人伺候,哪里做过粗活,今天估计是又糊涂了不小心掉进冰窟窿才会病的,也不能全怪她……”现在天气冷,马氏却让柳月一个孩子去冰上洗衣服,孙氏心里不忍,却又不敢理直气壮的和婆婆言论,只能语气惶惑的在一旁为柳月辩解。

  看着现在越发失利的柳月,马氏冷哼一声:“死人还能守住自己的棺材,她倒好,不仅仅不能做一点点事,还老是给我找麻烦。明明不是小姐的命,偏偏却要装成一副小姐的样,别人两步走的路,她要分作三步走。看她在那儿装病我就来气,再这样索性直接丢出去冻死最好!”说完面寒如霜地盯着马氏,“你当我不知道,你可怜这贱人,你要是可怜她,那衣服你自己帮她去洗了!”

  孙氏忙接着道:“是,娘说的是,媳妇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马氏气呼呼地起身,把门砰的一声甩上了。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明明在洗衣服吗?怎么会躺在这里?君柳月想要动一动,却浑身无力,仿佛骨头都散了架,她挣扎着想要看清楚这里的一切,就在这时候,外面的人突然掀开帘子进来了。

  很快,君柳月落入一个人的怀抱,这人肩膀窄窄,胸脯柔软,身上还有股皂荚的香味。

  “喝碗粥吧,发身汗来,病就会好了!”

  热气扑面而来,君柳月看着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女人,心里不由的一暖,在这生活的近十年时间里,自从这个女人嫁进来就一直对自己很好,为了自己没少受马氏的刁难。想到这里,君柳月的眼睛里带了一丝隐隐的感激。

  孙氏却以为她还是冷,于是担心地说:“怎么,身上还是冷吗?”

  她的声音充满关切,听得出来,她是真心关心自己。

  看着没回答的柳月,她接着说道:“应该找个大夫给你看一下,可是娘她……唉……”

  君柳月看着孙氏手里的粥,不知是用什么米熬出来的,光是那股气味都怪怪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眶,却慢慢地湿润了。因为这份单纯的关心,让她下定决心要利用这次病恢复过来,不再当傻子。以往只要欺负了她的,那么如今就都等着她的回报吧。

  君柳月刚要说话,突然看见一个人快步从外头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原本一手捧着一碗粥,一手扶着柳月的?孙氏,在看清来人是不由的发起抖来。

  “你在干什么!还不拿过来!”

  孙氏吓了一大跳,连忙放开君柳月站起来,刚想把那碗放在桌上,因为太着急那碗便倾侧过来,有些汤汁淋淋漓漓的向外面泼,烫得手指十分疼痛,却忍着要往下放。

  马氏见她竟然敢偷偷给君柳月送吃的,还把汤水溅出来,一股火立马串了起来,顺手将桌上那一碗粥捧起来,向孙氏脸上一摔。只听得哐啷一声,淋得孙氏一身的汤汁,她却不管不顾,跳起来指着像落汤鸡的孙氏骂道:“小贱货,我说了谁都不许给她送吃的,老娘的话你听不见是不是,你要是不想在这家里呆了,马上滚出去,老娘眼睛里揉不进砂子,容你在我面前活现世!”

  孙氏是一个柔顺的儿媳妇,可是不管她怎么做,马氏这个恶婆婆都不肯放过她,整日里挑三拣四就罢了,一看到孙氏来帮君柳月,就以为她故意跟自己对着干,更加倍地刻薄她们两个人。君柳月咬牙,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马氏。

  马氏被她请冷冷却带了一丝说不出的寒意目光盯的心里一跳,为强装镇定,劈头盖脸的骂道:“你疯了不成,用什么眼神看着老娘!在看,老娘挖了你的狗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