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穿越之妃要当家

第136章 成家立业

穿越之妃要当家 童欣宝 7267 2020-05-20 17:18

  

   “那如此看来也就那么回事。我就说了,这靳小雅原本是指给太子的,太子不要了才给的他,难道他还会奉若珍宝?”苏贵妃闻言倒是不客气的嘲讽了一般。

  对此,二公主也都只是在一旁陪笑着,并不多言多语。

  毕竟她身份在这里,不陪笑不行,可不说话还是可以的。

  兜兜转转了两圈,苏贵妃还是没能让二公主主动开口说起昨日的事,于是也不在兜圈子。

  “芝儿,昨日白天,你们去的时候,照你的说法,他也没多高兴,为何会饮多了酒呢?”

  二公主在来的路上就已然料定了她会问这事,所以一早也就想好了说辞,甚至刚刚那些话都是为这个做的准备。

  “四哥确实看着不怎么高兴,但他嘴上还是说很开心、很高兴,成人这么多年终于有人愿意嫁给他了。于是那酒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就是秦阳都没有劝住他。”

  “如此说来,其实他并非高兴才喝多了,而有可能是借酒浇愁?”苏贵妃闻言就欲将秦子睿不满意皇上赐婚的罪名给他安在头上。

  “这个不好说,毕竟当时在场的那么多人都听见他亲口承认很开心。”

  二公主作为苏贵妃的女儿,早先一直养在她身边,对于她的为人多少还是了解的,所以她这话里是什么意思大概也猜了个七七八八,于是又这么不着痕迹的打击了一下她的积极性。

  果然,她的话落地后,苏贵妃原本明媚的眼神又黯淡了下去。

  “母亲,四哥应该不是故意饮多了酒而不带着四嫂进宫的,所以你也别生气了,气坏了身体,我和十弟可都是会担心的。”

  二公主说白了还是心思单纯了些,见不得她与自己过不去。

  当然她也知道若只说自己会担心,她的好母亲根本不会有任何心动的痕迹,但若是加上她十弟的话,那么效果定然会大不一样。

  苏贵妃闻言,轻轻的松开她的手,然后才淡淡的道:“我也不是生气,就是觉得吧这新媳妇第一日上门,我这个做母亲的居然人都没看到,怎么想怎么觉得不舒服,不过你说的对,你四哥也不是故意的,我可不能随意生气,若是让你和你十弟担心就不好了。”

  “母亲能如此想就好了。母亲的寿辰即将到来,女儿还有新的琴谱要学,到时候好在母亲的寿辰上献给母亲,所以女儿就先行告退。”

  二公主从她松开的手就知道,她已经对自己没什么兴趣了,与其让她赶自己走,还不如自己识趣的先行离去。

  自然二公主主动提起她寿辰这事也是故意,目的嘛自然也是转移她的注意力。

  “芝儿有心了,去吧,也别太辛苦了。母亲的寿辰每年都有,可宝贝女儿就你这么一个。”苏贵妃虽然打心里不在乎眼前这个女儿,觉得她对自己没有多大的用处,也给不了自己想要的荣华富贵,所以一直以来对她都不太热络。

  直到最近两年,这女儿逐渐张开了,京城的高门大户人家总有人明的暗的与自己打探她的亲事,这才让苏贵妃的心活泛了起来。

  虽然她不能直接的给自己带来想要的荣华富贵,但是她可以成为自己儿子拉拢人才的有力助手,想明白这点后,苏贵妃对着二公主才有逐渐热络了起来。

  苏贵妃话里有几成真心,二公主心知肚明,但面上却还是表现的很是开心。

  “芝儿谢过母亲关心,那母亲在歇息会儿,女儿先行告退。”

  苏贵妃这边发生的事,第一时间消息就传到了皇帝、皇后和四皇子府上。

  皇后那边闻言,倒只是一笑,“四皇子那边病情可严重?皇上那边有什么动作?”

  皇后作为后宫之主,怎么会不知道秦子睿的真实身份,所以对于苏贵妃不待见秦子睿这事一点也不吃惊,同时为了自己的儿子,自然也乐见其成。

  “蒋太医亲自问诊,且彭公公也说了内里虚乱。老奴倒是觉得可能是昨日饮了酒,加之早上送来的喜帕,一是激动才犯了病。”皇后身边的万嬷嬷闻言,不由得谄笑着上前答复皇后的话。

  “皇上那边估计也是这般猜想的,据说给送了好的药材,然后命四皇子妃好生照顾,若是出了什么乱子,唯她是问。”

  “如此。”皇后闻言,只说了一个如此然后就陷入了沉思,一旁的万嬷嬷见状就知道她应该是有什么盘算,所以也没出声,就这么静静的等着她的下文。

  “将消息不着痕迹的传给咱们的贵妃娘娘,想必为了她的旁家,她很乐意有这样的消息。”

  万嬷嬷闻言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福了福身就退了出去。

  眼下的苏贵妃并没想到皇后居然会在此时来插上一脚。

  丞相府。

  “父亲,大姐昨日刚进门,今日四殿下就传出病了的消息,咱们是不是上门去探望一番?”靳小凯一早就等在了靳飞的拙园,待他下朝回来后第一时间就迎了上去。

  “暂时不必,毕竟你大姐也没让人给咱们传消息来。”靳飞闻言,愣了愣这才看着眼前这个儿子语重心长的道。

  昨日小雅的大婚,自然朝堂上不少的同僚以及夫人都来过府上拜贺。

  甚至不少人在见过自己这个儿子之后,今日都隐隐有了想要接亲的意味,但同时也有人私下里在议论岁氏的事,所以一时间倒是让靳飞对于这个消息喜忧参半。

  想着这个事,靳飞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而这一点靳小凯自然也发现了。

  “父亲,今日朝堂上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儿子的敏锐显然是靳飞没有想到的,经过他这么已提醒,他才明白自己似乎走神了。

  “没有。”

  “那是有人说了大姐什么吗?”

  显然,靳小凯就觉得靳飞有事瞒着自己。

  “也不是。小凯,有一事,父亲想问问你的意思。”察觉到自己的心情已然被长子掌握清楚,靳飞也不在遮遮掩掩,反正这事迟早也是要让他知晓与询问他意见的。

  “父亲请讲。”

  显然,靳小凯没想到事情居然与自己有关,难道眼下丞相府最重要的事不是大姐和二妹的婚事吗?

  “昨日府上来的人的身份,你也大概都知道吧?”靳飞觉得第一次与长子谈论他的婚姻大事,虽然说重要但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还是有些不自在。

  然而他这突如其来的问话,显然让靳小凯有些莫名其妙。

  他一边点了点头,一边迷糊的看着靳飞。

  “是这样的,今日上朝和下朝的时候有几家都主动上前问起了你的婚事,你看这事你可有什么打算?”眼见他的表情,靳飞就知道要想他主动想到什么显然是不可能了,还不如自己主动的将话挑明了说。

  “我的婚事?父亲,儿子暂时还没什么想法,毕竟成家立业都是在一起的,眼下儿子既无功名,也没什么能耐,怎么谈成家的事。”靳小凯有短暂的愣神后,这才反应过来似的,认真的看着靳飞一言一语的道。

  闻言,靳飞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毕竟在他看来,眼下靳小凯也不是结亲的好日子,毕竟自家的两个女儿先后成了皇室的媳妇,这自己儿子此时找媳妇的话,有多少人是真心实意冲着自己儿子来的呢?

  “你能这样想,再好不过了,不过有一事我也得告诉你,眼下你母亲的名声算是毁了,所以若此时趁着有人对你有好感,你不选择的话,说不定以后你的外家就没有什么好人家了。”

  虽然靳飞对于靳小凯的想法很是满意,但为人父母,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遇见最好的姑娘,自然也将所有的问题都考虑了进去。

  “父亲,你放心吧,儿子不会后悔。至于母亲那边,儿子希望父亲若有机会的话还是与她多谈谈,毕竟二妹妹眼看马上也要嫁人了,她以后的人生基本上就围在了你的身上。”靳飞话里的意思,靳小凯明白,他是怕自己以后会后悔眼下的决定。

  “这个为父明白,你放心吧。你大姐那边暂时不用管,你这学堂也要等着小倩出门后才去上,那最近这段时间你跟着小旗子多多的把心思用在家族产业上。”

  “儿子明白。”显然,靳飞的话是要培养靳小凯,而他作为长子又是嫡子这也是他的义务,所以闻言他并没有说什么反对的话。

  丞相府发生的一切很快就传到了小雅的耳朵里。

  “你说若是岳父大人知道咱们的二公主殿下也看上了小凯,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靳小凯的成家立业观显然让秦子睿是认同的,这不他心里还想着若是他真的能等的了,到二公主宜嫁娶的时候还是好事一桩。

  “眼下可不敢让父亲知道,也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丞相府要引来多大的麻烦。”闻言,小雅一边伸手将自己手上的葡萄递给斜躺在椅子上的某人,一边轻声道。

  “夫人放心吧,你说了不许说那为夫怎么都不会说的。”

  “你正经些,我有事要问你。”眼见秦子睿又开始吊儿郎当,小雅伸手推了他一下,这才认真的看着他道。

  只是她自认为的认真在秦子睿看来简直就是刺果果的美色。不由得心下就是一动,“夫人,为夫怎么不正经了,你看我这不老老实实的吗?”

  “你说皇上故意让太子抓住一些痕迹这是什么用意?”小雅知道若是自己再接他的话,那么显然就又会被他的话题带偏,于是干脆的不理会他的话,而是转身自顾自的说起自己的。

  见状,秦子睿就知道自己只能老老实实的与她说她认为的正事。

  毕竟这些事在他眼里都无关紧要,至于老头子打的什么主意,还用想吗?

  “他打的什么主意,不外乎就是想把我从暗地里拉出来,让更多的人注意到我,甚至不惜让太子对我出手,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接下这江山社稷。”

  “皇上如此坚决,我觉得以后我们的日子定然难过。你看,你这老是身体不好也不行,不然最后可是要唯我是问。”

  其实小雅也早就想到皇帝的目的,但她总觉得皇帝既然是秦子睿的父亲,而秦子睿又是他与他最爱女人的孩子,他应该做不出这样的事才对,可显然她还是低估了皇家无情这个词语的含义。

  皇帝作为皇上,他的心里眼里首先想到的肯定是他的江山社稷,然后才会是父子情深之类的。

  所以小雅想着想着就将起初太监送药来一并送来的皇帝口谕给搬了出来。

  然而秦子睿闻言脸色就黑了下来。

  “小雅放心,为夫只是不想要这江山社稷,但为夫想要你所以若他敢动你分毫,为夫定然让他后悔不已。”

  其实小雅说完这话就后悔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秦子睿这霸气的宣言给截胡了。

  “好了,我相信你,这不过是开玩笑罢了。不过眼下,我们倒是要好好想想,这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了。你我都还年轻,总不可能就这么一直窝在皇子府不出去吧,再说了我可是还没有领略过这庆西的大好河山之秀美景色呢?”

  “夫人说的有道理,我们也不能一直窝在这小小的院子里,夫人想去哪里,为夫这就带你去。”秦子睿闻言倒是轻笑了一声,这才愉悦的问起了小雅。

  但是,小雅显然并非这个意思,而她也知道秦子睿并非没有听懂她的意思,只是为何每次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他就明显的转移话题,小雅怎么都想不明白,看来这事得找机会问问秦阳。

  “你在外面的产业,皇上都清楚吗?”既然眼下他不愿接这个话题,小雅也不强迫他,但本就该昨日夜里说的话还没说完,眼下问问总不会又被搪塞吧。

  “若是他都清楚的话,那么眼下我们就没有这份安静的日子了。小雅,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用担心,一切都有我在,你只要想着如何将我伺候好,那么一切都会平安无事。”然而显然这一切秦子睿眼下都不愿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