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第291章 阴瑜病危

  

   “目前……弟子只想在边郡站稳跟脚,然后有些自保的能力……”刘韬觉得隐瞒不太好,但他也没打算一步到位,只是把问题一点点拆开来,再慢慢和卢植说明。

  “自保?”卢植对这个说法,一方面觉得合理,毕竟在边军,要面对胡人的南下,有自保的能力可以理解……只是为什么感觉,刘韬话里有话,他真正要‘提防’的是谁?

  “恩师应该清楚,弟子在洛阳,曾经被刺杀的事情吧?”刘韬低声说道。

  “是的,琰儿的信中提到过这件事,当时为师也有些震惊。帝都洛阳,居然都能出现那么恶劣的事情。”卢植闻言也是感慨,尤其听说当时刘韬的情况非常危险。

  若非朱儁刚好要回乡守孝,路过洛阳大门附近,然后蔡琰能遇到,只怕真的就要出事。

  “弟子后续调查发现,幕后之人,怕不是袁隗,而是陛下……”刘韬也没有隐瞒,直接告诉卢植真相。

  虽然很多都是猜测,但是卢植也不傻,细品之下,自然清楚,是刘宏出手的可能性更大,毕竟不管是他的确没什么手段可以用,还是最终受益者的身份。

  真的,不管刘韬是否被成功刺杀,刘宏都必然是最终受益者。

  接受了这个结果之后,卢植也大概知道刘韬所谓的‘自保’是什么意思。而刘韬也根据这个,分析最近大汉的情况不太妙,然后表示自己在自保的同时,也希望早早准备。

  如果天下没有大乱,那么他可以为大汉镇守边疆。如果天下大乱,那么他也不希望甘于寂寞。他对现在的制度非常不满,认为非改革,或者打破一切重新建立新的秩序,才能拯救大汉,毕竟他是公羊儒,公羊儒的理念就是这样。

  他不爽刘宏,也可以认为是公羊儒的一个特性,毕竟公羊儒就提倡大复仇。

  “为师就想不明白,为何你最终会成为公羊儒……”卢植听完,果然没有大发雷霆,只是更多是感慨。

  或许是这几年没有好好教导,所以弟子走了歪路,他多少有些怪罪自己,若是当时能把刘韬,带在身边好好教导,估计也不会这样了。

  “也罢!”卢植最终看向刘韬,“为师老了,很多事情看穿,或者看不穿的,也不打算多管。也多亏你是汉室宗亲,为师才没有那么多亏欠感。以后你要做什么,就随便你吧!”

  对,的确汉室宗亲的身份,就是那么重要。汉室宗亲就算造反,建立的新的政权,难道就不是大汉了?就算刘韬公开造反,也是老刘家的家事,刘韬并不会受到太多的指责。

  “谢谢恩师!”刘韬当即恭敬地行了一礼。

  “只是你麾下,知道你想法的,有多少?”卢植少不得提醒了句,“要知道,现在大汉虽然乱,但正统和基本的秩序还维持着,这意味着,这乱起来之前,你要稳,要隐忍。”

  只是说真的,他觉得‘隐忍’这个词,和刘韬扯不上太多关系。

  “愿意奉我为主的,我会隐晦告诉他们我的打算。而只是投入我麾下,作为下属存在的,我没有说。”刘韬回道。

  “这个你做得很好……”卢植闻言点了点头,“天下未乱,能不说就不要乱说。”

  待到天下大乱的时候,大家自然会选择站队。愿意留下来博取一番功名的,自然会紧紧站在刘韬的身边。不愿意的,也自然会离开。

  突然明白刘韬为什么要努力培养读书人,他需要的就是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时,有足够的人才储备,可以立刻取而代之,保证他后方的稳定。

  卢植甚至觉得,刘韬已经把将来,士人一个都不会投靠他,作为最坏的打算。所以打算,以后选拔人才,都是以自己培养的人才为主。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刘韬是在一年前,就已经开始谋划,可如果真是那样,就显得太可怕。他甚至会怀疑,刘韬已经不是刘韬,而是被某种妖孽给占据了躯体。

  刘韬的话术的确很管用,借助刘宏刺杀他的这件事情,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受害者。或许后来卢植会猜到真相,又或者和卢琰的接触注重,会逐渐了解到真相。

  但没关系,只要这个借口说得通,那么很多人就会选择性忽视一些不重要的东西。刘韬必然是一个受害者,因为被迫害,不得不起兵——就如同当初,被更始帝迫害的刘秀!

  把卢植送到卢琰的宅子里面,刘韬也是松了口气,把这位老爷子搞定,那问题就基本上都不再是问题!

  尤其是那些投奔他的文士,他看得出来,这些人一直对没办法进入核心有些怨言。可问题是又不肯认主,甚至觉得荀氏有些傻……

  一直下去,这个怨念估计会成为一个定时炸弹,卢植的到来,正好给他们一个宣泄的途径。类似这样的士人,少不得会聚会,然后就隐晦和卢植诉苦,后者和自己反馈。

  通过这样一个桥梁,来维持他们的忠诚,甚至可以通过卢植,来试探他们的想法。这样到了真正大变故的那一天到来,他们估计都会留下,这是最好的结果。

  回到宅子里面,刘韬感觉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和老爷子呆一整天,心理压力远远大于身体的疲惫。尤其是说服老爷子那一阵子,真的是让他很担心,这一步是不是会走错。

  “少主?”任红昌很快注意到刘韬的异状,连忙上前询问。

  “没事,有些累,说起来晚饭准备好没有?”刘韬笑了笑,然后站起来。身为一家之主,再苦再累,都不会在家人面前表现出来,这是一个男人的担当。

  说起来,后世也有人提倡一家人共同面对危险,认为这样能够提升亲情。

  刘韬觉得,自己或许是个比较保守的存在。又或者,就后世那世态炎凉的现状,真的遇到什么问题,还直接说出来,估计家里的另外一半,大概率会直接要求离婚规避风险。

  什么时候,大难临头各自飞逐渐成为主流来着……

  “已经准备好了,少主先到偏厅,饭食稍后就送来。”任红昌回道,依然搀扶着刘韬,朝着偏厅那边过去。

  刘韬其实也是有些脱力,缓一缓已经恢复过来,只是很享受任红昌的这种表现。或许,适当让女人表现出自己的价值,也是一种家庭的相处之道。

  结果刚坐下来,荀彧慌慌张张过来:“主公,还请救救阴瑜,他似乎快不行了!”

  “呃……急病来得那么狠的吗?”刘韬一愣,然后还是乖乖站起来,连忙出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