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农家有喜之傻夫赖上门

第二百一十二章 团宠的小菇凉

  

   西陵琳摇头后退,她不相信,她怎么会不是爹娘的女儿呢?

  “你父亲是东月国世家公子,你母亲东方仙微服私访遇上他,他并不知你母亲身份,只当你母亲是普通世家千金,后来得知你母亲身份,你父亲骨子里太高傲,他不愿与人为侍君,又被你母亲困在身边离开不得,一怒之下,偷走了刚出生的你,逃离了东月国,来到了日月岛。”西陵修缓步走来,他也早知西陵琳的来历,只是东方烈痛失如意太痛苦,他也想给她一点慰藉罢了。

  西陵琳虽然口口声声想做公主,可她更想要父母的疼爱。

  如今,她父亲没了,母亲退位了,她回去不过一个长公主,同母异父的姐姐是帝王,还不知道要怎么磋磨她呢!

  “你父亲没有死,你母亲就是为了他退位隐居的。”东方烈还是心疼这个孩子的,毕竟她养了这个孩子十二年。

  西陵琳听说她父亲没死,她母亲上为了父亲退位的,心里好受一点,可更多的却是不理解,他们为什么不来找她呢?

  “你父亲失忆了,曾经昏迷了一年,你母亲为了照顾你父亲,才会没有接你回去,而且……”东方烈望着西陵琳,叹口气道:“这些年东月国并不平静,他们也不想你回去遭遇危险。不过,如今局势已定,你回去陪着你父母,你皇姐上不会为难你的。”

  西陵修揽着东方烈的肩,他听说之前的事了,也知她是心寒了,可更多的还是对琳儿的不忍心,想让琳儿回东月国,找回琳儿所失去的一切吧!

  西陵琳望着父母,扑通跪地哭泣道:“对不起爹,娘,我不是有意气姐姐的,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她是嫉妒李如意,也很气李如意如此袒护南宫吉祥,可是她……她只是想发泄一下,没想把李如意害成这样的……

  “你想不想我大姐都躺在哪里不知死活了!”南宫吉祥几次想抽西陵琳一顿,她给凤歌下药,凤歌没事了,他们可以看在东方烈的面子轻饶她,可她……如果大姐和孩子有一点闪失,她让西陵琳出不了南琰国!

  东方烈也是再无法面对西陵琳,挥手让人带她下去收拾一下,明日送她离开南琰国,回东月国去吧!

  “娘!”西陵琳想请求她母亲的原谅,她真的不是有意的,真的不是……

  “我无法责怪你,只因我对你的宠爱,也是一把双刃剑。”东方烈没有看西陵琳,只是眼中含泪苦笑道:“可如意能不能原谅你,却不是我能做主的。”

  西陵琳是真的知错了,她就算以后都很难见爹娘了,可她还是希望他们记得她的好,而不是她的坏!

  “琳儿,好好孝顺你爹娘,他们会很疼爱你,就像……我记挂如意多年一样。”东方烈承认她偏向了,她养了西陵琳十二年,还是抵不过她的亲生骨肉,如意才是她的命。

  西陵琳明白了,她向她父母磕三个头,也就起身头也不回离开了。

  西陵修抱着东方烈,叹了口气:“你何苦呢?

  “她是东月国的公主,我留不住。”东方烈这段日子很痛苦,因为东月国的人来南琰国时找过她,他们说东方仙夫妇想要回西陵琳,给的时间不是很多,就算强留,也不过只能到年底罢了。

  李如意一声痛叫,惊的大家都趴到了门上前,担心不已。

  白竹兰拉着吉祥去楼下烧热水,东方烈他们回武功的楼下楼下飞着端送热水。

  夜无月赶了回来,进了房间,三个人为李如意接生,就是怕李如意会遇上难产。

  只要李如意没有难产,顾相思带着杨嬷嬷和柳嬷嬷就足够了。

  易不凡和夜无月在屏风外头就是以备不时之需的。

  龙墨陪着李如意,当初岳母大人生孩子时,他就很揪心,都不想如意生孩子了。

  可最终……都是他不好,早知道就不要孩子了。

  “你别瞎紧张,她没事。”顾相思为李如意检查了,胎位很正,李如意身体很好,能顺产。

  屋里屋外的人随着时间越过越久,他们也就越紧张忐忑不安。

  终于,在众人忐忑紧张不安许久后,孩子降生了。

  龙飞凤也从宫里赶来了,听到这孩子细如猫儿的叫声,她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皇上驾到!”

  白竹兰一听孩子的哭声,整个人都愣住了,直到听到“皇上驾到”,她才忙转身去行礼……

  “兰姨不必多礼!”龙飞凤伸手扶住了白竹兰,笑容满面道:“自家人不必客套,我先去瞧瞧如意和孩子。”

  “是。”白竹兰如今也跟在老太妃身边许久,该懂的规矩也懂了,该知道的厉害关系也知道了,自然也就知道怕了。

  柳嬷嬷她们忙分付婢女收拾干净屋子里,这才去出门恭迎皇上进来。

  美人榻上的棉被也换了干爽的,也用了汤婆子,李如意身上还有顾相思给的暖玉,倒是不会冷着她,只是她太虚弱了。

  龙飞凤来到屏风后瞧了瞧李如意只是睡着了,她也就放心了。

  “是个女孩儿,可白净了。”顾相思把孩子抱给龙飞凤看,七斤多呢!如意可是遭罪了。

  龙飞凤抱着这个孩子,小眼睛紧闭着,小嘴动一动都是可爱到能融化人心的。

  龙墨握着李如意的手,他担忧的眼睛就没离开过李如意,紧张痛苦的好似是他走鬼门关生一回孩子似的。

  顾相思却是欣慰了,如意背井离乡再也回不去了,有他们这些非血缘之人,却能真心疼爱如意,她真的是安心了。

  东方烈和西陵尊爱着如意,还是因为如意是他们的女儿。

  而白竹兰南宫安他们一家子对如意,只因如意就是如意而已。

  包括龙墨,他是这里的人里唯一知道如意来历的人,可他不介意如意的来历,待如意的真心,她真的看到了。

  龙飞凤见她这个弟弟到现在都不看他女儿一眼,她便笑着说:“诶!墨儿,你要是不想要这丫头,姐姐我可抱回宫里封皇太女了?”

  “阿姐!”龙墨转头哀怨的看向他姐姐,他和如意是想生了女儿让姐姐帮忙养,让姐姐不至于太寂寞,可是……

  “开玩笑的,这可是咱们龙家的嫡长女,我能抱去封皇太女吗?”龙飞凤白了她家傻弟弟一眼,她自己高处不胜寒就够了,可不舍得这丫头将来也成为一代孤家寡人的帝王。

  龙墨无奈苦笑,姐姐怎么如今也淘气起来了?

  ……

  李如意虽然生了女儿,可却是让几家人稀罕极了。

  老太妃一把年纪了也坐车坐轿来看了看这小丫头,南宫逸这位便宜外曾祖父更是送了一个园子给这小丫头当见面礼。

  当然,最高兴的还是南宫安,他这就抱外孙女了。

  “我当舅舅啦!”南宫惟宽高兴得不得了,他虽然之前不想要个妹妹,可外甥女不一样,一看就是个安静的乖乖女。

  “嗯,我也当小姨父了。”凤歌一时高兴口无遮拦,被南宫吉祥给了他一手肘,他可真是窝心疼了。

  南宫吉祥瞪凤歌一眼,她根本没用力好吗?

  “诶!我儿子有媳妇儿!”俞卓和莫璟华也带着媳妇儿来云台城了。

  一个爹升官,一个养儿子养习惯随儿子来的。

  “你不是说咱们做儿女亲家吗?”莫璟华可是不乐意了,说好的做儿女亲家,怎么……

  “哎呀!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你急什么?”俞卓还是老样子,不过他做生意是厉害,已经把家搬云台城来了,彻底当个皇城皇商。

  “你说什么?”俞卓的媳妇儿朱佩紫伸手就揪住了俞卓的耳朵,他倒是还敢想着三妻四妾的事儿啊?

  莫璟华都觉得耳朵疼了,他忙捂着耳朵退到金翡翠身边,坐下来不开心道:“咱们还是别和阿卓做亲家了,他儿子长大一定像他一样花心……”

  “诶!我说憬华,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金主爹爹吧?你这样说我,信不信我断你零花钱啊?”俞卓摆脱他媳妇儿的虐待,一屁股坐在莫璟华身边,勾肩搭背,还是那个放浪不羁的俞大公子。

  莫璟华扭头看向俞卓,忽然出手就又抢劫了俞卓,让他和李如意学坏了,居然还想做他爹,他咋不上天去呢?

  “喂喂喂……喂!莫璟华,你老毛病又犯了是不是?”俞卓被他吓跳起来,不过……银票还是被强光了。

  啧!这还真把他当老子了?这不孝子!

  “我一直觉得我们很多余。”朱佩紫也和金翡翠勾肩搭背,望着这爷俩儿,啧!干脆她和金翡翠过,他们两个老爷们儿过去得了。

  李如意躺躺在床榻上笑说:“初见时他们时他们就这样子了,还以为以后好兄弟会成陌路人呢!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倒是还不忘初心,一直这样要好。”

  “唉!什么好兄弟,我家这口子说了,他这就是打小自己养了个大儿子。”朱佩紫是镖局大小姐,这人好爽直接,对于金钱不太看重,够花就行。

  也是因此,俞卓把莫璟华当亲弟弟一样照拂宠惯,她才丝毫没在乎过。

  金翡翠见李如意看向她,她有点害羞道:“其实,憬华是个温柔体贴的……而且,他也不是不能挣钱养家糊口,俞大哥家的铺子……需要画什么图,可都是憬华画的,他……挺有才的。”

  李如意不否认这一点,俞卓对莫璟华是真好,也是真挖到宝了。

  莫璟华也不是个不学无术的人,放到现代去,那就是个知名的设计师。

  俞卓和莫璟华打闹一会儿,便拽着莫璟华回来,坐下来笑说:“我说真的,憬华之后还不知道会不会又是个儿子,我家也不知道是不是个儿子,所以……”

  “你儿子长得和你一模一样,将来也会是个好色之徒,还是我家儿子好。”莫璟华也觉得李如意的女儿漂亮,粉团子似的,肯定比阿卓以后生的女儿好看。

  “行啊!那就各凭本事,且看谁家儿子能抱得美人归吧!”俞卓抱臂撇嘴一哼,好意思说他家儿子,就憬华的儿子……一看就是个软包子。

  “各凭本事就各凭本事!”莫璟华也是扭头一哼,就不信他文静的儿子,会输给阿卓的淘气鬼。

  李如意有些哭笑不得,她这是看了一部宫斗剧吗?

  “行了,别闹了,让如意休息,咱们先走吧!”朱佩紫拎起他们告辞,李如意这才十多天,离出月子还早,他们打扰人家休息可不好。

  李如意让秋霜去送他们,见他们四个又斗嘴,她都是十分哭笑不得了。

  “这几个孩子,怎么还是老样子。”白竹兰也是哭笑不得,俞卓和莫璟华还是老样子,倒是金翡翠便的温婉了不少。

  “如意,来喝点汤。”东方烈亲手熬的鲫鱼汤,之前做的不好,如今却是好多了。

  “谢谢娘。”李如意笑着道谢,被白竹兰扶坐了起来。

  “谢什么?都是娘该做的。”东方烈坐在床边,汤池舀了奶白的鱼汤,送到女儿嘴边,有点忐忑紧张的问:“好喝吗?”

  “嗯,好喝。”李如意脸色还是有点苍白,也是这一次太亏损身子了。

  “好喝就好,回头娘再给你做。”东方烈望着女儿苍白的脸色,她心里越发愧疚,如果她没有带琳儿来南琰国,就不会气的如意动了胎气,就不会……

  “如意,你看这是什么?”顾相思拿来一些书,全都画本。

  “这是……”李如意打开看一下,是古代的漫画?

  “这是我让我家那口子画的,很不错啊?”顾相思知道坐月子多无聊,她总得给如意找点乐子吧?

  “嗯,是不错,挺有意思的。”李如意要笑死了,为什么都是什么王爷王爷的啊?狗血的真要死了。

  “哎呀!咱们都嫁了王爷,虽然他们不能……咳咳!咱们可以想象一下。”顾相思挤眉弄眼一笑,一老一少心照不宣。

  白竹兰和东方烈面面相觑,不太懂她们师姐妹间又在打什么哑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