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忆昔大唐贞观世

第二百四十九章 血书留存,大乱将起

忆昔大唐贞观世 余万篇 5506 2020-05-20 17:17

  

   “十七哥,你看看这四周。”

  墙壁上多有刀剑痕迹,明显是打斗过一番,三具尸体摆在一处,也是让人移动过才会如此。

  之前除了卯,其他人的尸体他们根本来不及查看。

  “十七哥,这......”

  看着满身刀伤的申和酉,以及两人死前挣扎的表情,和已经闭上的双眸。

  十七吸了一口凉气,“这人疯了不成?杀了他们,还非要让他们瞑目?”

  正当他准备将目光从尸体上转移时,余光瞟到了一处不同。

  “袁老头,你不会还留了一手吧?”

  上手一摸,高高胀起的喉咙所在,果然有硬物存在。

  十七直接拔出腰间匕首,“袁老头,对不住了,我今后一年给你上三次香!”

  刀肉相割,轻松划开一道口子,黄白之物从中取出,让旁边二十一经不住惊道:“兽皮?”

  十七直接打开外层的包裹的兽皮,将其中纸摊开。

  “殿下,十二地支有变,老道心中有愧,当年一时心善养下祸患。如今贼子预谋甚大,殿下千万要小心。狗崽子要咬人,老道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只白眼狼!”

  白眼狼?

  为何不说到底叛徒是谁?

  十七并没有明白,袁老头话中含义究竟如何。

  狗崽子?

  算了,先将这一份书信带回秦王府再说,又走到刚才的桌案边上,查看那毛毡上面墨迹的规律,试图分辨出之前被人写了些什么。

  那名叛徒,肯定用着桌案写了东西,到处都有血色渲染,唯有这桌案被人擦拭过,实在太古怪了。

  可惜,到最后一无所获,毛毡上面墨迹虽有,但是太过于杂乱,无法分辨。

  十七和二十一离开密室,到巳那边查看对方情况。

  “还有一口气,先带回秦王府内。”

  一路奔行,却不知有两封书信,一封送到了远在白狼军中任职的袁虎手中,另一封送到了济北郡王李崇辰手中。

  辰和寅,莫非这两人并未参与十二地支惨事?

  两人见到后,看着以假乱真的恩师手笔,忍不住心中多有忐忑。

  “师傅的这个算计,实在可怕。”

  书信中这么写着,“秦王好施仁政,而当今陛下好大喜功。如今秦王被关进了大理寺,定是遭歹人陷害。无外乎两者,太子与魏王。吾等追随秦王,当杀身成仁,若此二人身故,秦王必会释放。为了天下百姓,更为了大唐江山......”

  后面就是一整段大义,要求也十分简单。

  袁虎对魏王,李崇辰对太子,一个是白狼军中人,向魏王打听秦王讯息,定不会被拒。

  另一人是皇族,也有接近太子的理由,实在是两个完美的下手人选。

  那么动手袭击十二地支的究竟为何人,如今已然呼之欲出,无外乎戍与仅剩的亥两人之一。

  亥为商贾,根本不在长安之中。

  那么......戍,为何要这么做?他所求的目的又是什么?

  时间还要返回到当初袁天罡向李方晨效忠,十二地支入秦王府的那个时间段。

  十二地支与秦王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可戍之前把秦王得罪的太狠了。

  李方晨倒也大度,看在袁天罡的面子上,并未追究,只是让戍离开长安而已。

  本以为偶遇明主,却苦叹自己明珠蒙尘。

  得知消息的戍,心中十分伤感。

  他不愿意与这些兄弟姐妹分开,更不愿意一个人远远离开长安。

  袁天罡年纪大了,心疼儿徒。便继续将他收在身边,同时也瞒下了他的身份,从未告诉秦王。

  袁天罡心中所想,或许就是在一个适当的时间段,再将戍举荐给秦王殿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戍心中除了对师兄弟们的嫉妒之外,更多是对于秦王的推崇。

  从众人的耳濡目染中,他心中秦王的形象也更加丰满。

  只是很可惜,如今的秦王有时候性子太过于软弱,完全没有当初和自己拼命时的凶狠。

  戍不明白,一个立下诸多大功,献重计给朝堂的秦王,为什么拿不到太子之位?

  难道真的秦王不要,他李世民就不给了?

  不公!着实不公!

  他可以通过十二地支任何一人,去知道秦王喜欢什么,讨厌什么。甚至从未去过秦王府的他,已经在把秦王府的地形都深深刻印在了脑海之中。

  他就想着,有一日,自己可以弥补之前所犯下的错误,与其他人一样,在秦王身边效命。

  可他没想到,战争来了,近半十二地支都跟着秦王上了战场,余下的人,也都在为了战争的胜利而付出努力。

  “恩师,弟子也想去突厥,哪怕只成为秦王身边一小卒,为秦王效命!”

  袁天罡摇头苦笑,“还不是时候!”

  戍被拒绝了,当夜他拿起匕首,划破了那一张看上去和秦王有几分相似的面容。

  血流不止,可戍却在大笑。

  再次跑到袁天罡面前,“恩师,秦王已经认不出我了,你就让我去吧!”

  袁天罡看后大惊,赶忙派人寻医师给戍治疗。

  至于让戍赶赴突厥的事情,从未提起。

  戍很清楚,袁天罡在担心,如果秦王和诸位师兄战死,他就是十二地支留下的根。

  无人知道他的存在,也没有人会相信,他就是当年引得朝堂大乱的假秦王。

  可戍心中,还有一份埋藏许久的心愿。

  十二地支,都是袁天罡从边荒之地收拢来的孤儿,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背负着血海深仇。

  如同巳一样,戍也恨不得生食突厥人的血肉,可惜他做不到,因为他根本不能去突厥。

  第一次,第一次让他感觉到了深深地无力感。

  自那时起,他更加迫切的想知道,突厥的每一场战事,秦王殿下还有师兄们是否安然无恙。

  胜!大胜!完胜!

  每一道西边战事的情报传回长安,都会变成长安人民的狂欢。

  戍也不例外,他兴奋地手舞足蹈,哪怕他不能参与,他也觉得,荣辱与共!

  直到有一日,在坊间闲游时,听到的一番话,让他愤怒了。

  “秦王?哼!还不是靠着大唐的兵锋和惊雷器,不然没有秦王,我唐军一样会胜!”

  说话的人,一副贵公子的装扮,完全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似乎在他看来,秦王能一直取胜,完全是靠运气和别人。

  戍恨不得上前跟对方理论一番,一个世家公子,哪里知道,大唐的秦王,每战都会冲在最前面!

  秦王殿下再用生命去为大唐开疆拓土,为黎民百姓打下一片安稳的西方乐土。

  戍最后选择了隐忍,他不是傻子,直接上去跟那个人拼命那是最蠢的选择。

  他更喜欢自己六哥那种阴人和算计的感觉。当夜打扮了一番,潜入对方府中,把那个满嘴喷吐误会之物的人,脑袋给割了下来。

  甚至还不觉得满意,府中上下算上下人,也不过二十多人。

  戍一不做二不休,全部杀了个干净。

  “辱秦王,赐尔等灭族!”

  那一刻的他升华了,也许......也许他不必跟在秦王身边,就可以为秦王效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